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七章 梦里身是客

发布日期:2008-11-14  浏览次数:10474

 两天后,冰钰已经到了中牟,她依然是一身胡装做男儿打扮,只是风尘仆仆,面容多了几分憔悴。她径直去了昔日遇到劫匪的地方,此时那里依然只是一片原野,似乎从来没有过厮杀,没有流血,也不曾有劫匪。

可是,冰钰知道那一切都发生过,虽然现在野菜已经掩埋了一切痕迹。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劫匪,也许自己现在已经是秦国的太子夫人了。

冰钰心里暗暗叹了口气,朝中牟城奔去,毕竟,她还是要踏入中牟城。

    果然,秦国太子赢焱此时正在中牟城里,他看见冰钰,络腮胡子里面藏着的大嘴乐的合也合不拢。他攥起拳头,正要当胸给冰钰一拳,但是猛然一想,冰钰这么单薄的身子,想是禁不住他那一拳的。于是又笑着缩回了拳头:“阿水兄弟,皋狼兄弟怎没和你一起来?”

“我怎知道他在干嘛,怎么,你只想见他?那我告辞了。”冰钰冷冷地说,转过身子,就要离开。

“阿水兄弟,你别生气,做哥哥的是个粗人,不会说话。来来来,哥哥给你赔罪。”赢焱见冰钰生气了,心里不仅嘀咕,男人咋这么扭扭捏捏。

“我找你有事情。”冰钰见赢焱这么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居然被自己说的手足无措,心里稍微一软。

 进入赢焱住的房子,冰钰坐在桌边,赢焱一边大声吩咐仆人送些酒菜,一边在冰钰的对面坐下,嘻嘻而笑。

“你笑什么?笑的一点内涵都没有,”冰钰有些没好气。一看到他笑,冰钰就忍不住想起了皋狼的笑容。那略带着嘲讽的眼神。

 赢焱搔了搔头:“阿水兄弟,我也不知道咋的,看到你我心里就高兴。”

冰钰白了他一眼,看到赢焱那双纯净的眼睛,她也不忍心说下去了。她急忙说起这次的正事来:“如果你找到公主,是不是就罢兵回秦国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赢焱又搔了搔头,面上露出为难之色。

“怎么,难道找到公主以后,你们还要打仗?你知道不知道,这一路上,好多老百姓因为你们要打仗,结果妻离子散,好凄惨。打仗会死人的。”

“阿水兄弟,生在这个乱世,你不去打别人,别人就会来打你。你是读过书的人,从周王分封,上百个诸侯国,如今不超过二十个。”

“那和你们这次出兵又有什么关系?你们这次出兵是为了找到公主。找到了公主,你们还要出兵,不过是你们大国间的争权夺利,却偏偏要让公主承担一切罪名,让老百姓去痛恨公主让他们妻离子散。”冰钰的情绪有些激动。

“小兄弟,还是先吃点东西吧,这个,打仗的事情我们再说。你这样说,难道是找到了公主的下落?”赢焱眼睛一亮。

冰钰见到桌上的面饼和牛羊肉,这才觉得自己肚子饿了。她撕下一小块牛肉,慢慢地吃着。

赢焱虽然急欲知道公主地下落,但是却也不便催她。

好不容易等冰钰吃完,赢焱又忍不住问她:“你找到公主了?”

“嗯。”冰钰点了点头。

“那你快带我去见她。”赢焱心里一喜,就要拉着冰钰一起去找公主。

“公主不想见你。”冰钰身子一闪,躲过了赢焱的大手:“公主说,除非秦齐两国罢兵,否则,她这辈子就躲在深山里再也不出来,就替那些战死的百姓赎罪了事。”

“罢兵?既然是我那媳妇儿没事,她这样要求,我好说,至于齐王那里,我就不知道会不会轻易退兵。”赢焱搔了搔头。

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侍卫在门外禀报:“太子,有客人来访。”

“是我等的客人嘛?”赢焱随口问了句。

“是的。”

赢焱站起来,对冰钰说:“阿水兄弟,你先歇息一会,我去见个客人。公主心地好,我很喜欢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冰钰见赢焱走出门去,心里一阵放松,她看着房子里面那张舒服干净的床,眼皮有些发沉,总算可以舒服的睡个好觉了。

也许,等她睡醒来,发现一切不过是场梦而已。冰钰躺在床上,脑子里闪现出最后一个念头。

等冰钰睁开眼睛,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。她从床上一跃而下,推开门,院子里的空气清冽而新鲜,几声婉转的鸟鸣。

很奇怪,当冰钰完全拿定主意以后,她的心情反而变得很平静。

刚刚洗漱完毕,一个侍从就过来请冰钰去用早餐。

赢焱坐在餐桌边,手里举着一碗酒,见到冰钰进来,他兴高采烈地站起来:“阿水兄弟,你今天能带我去见公主了吧?”

冰钰坐在桌边:“怎么,你确定你们秦齐两国都可以不出兵了?”

“是啊,你知道昨天我见的客人是谁吗?”赢焱把碗里的酒一饮而尽,“是天极阁的长风堂主。我和天极阁做了一笔交易。他们天极阁负责把这次事情搞定。既然天极阁出面,你放心,齐王一定会退兵的。”

“哦?天极阁真这么厉害?”冰钰自言自语地说。

“放心,只要天极阁承诺下来的事情,是一定会做到的。”赢焱显然信心十足。

“如果他们做不到呢?”冰钰忽然觉得天极阁的力量好像大的有点不可思议,难道一个组织,竟然能比一个国家还强大?

“放心,如果他们没有极大的把握,也不会承接这个交易。天极阁的情报搜集能力极强,他们肯定有可靠的信息,才能确定是否接下交易。”

“那你付出的是什么代价?我听说天极阁的价码一般都很贵。”冰钰有些好奇,这个粗莽的汉子,到底会为公主付出多少?

“这个……,”赢焱搔了搔头,“天极阁只是要求带着天极阁的标志的商队,可以自由出入秦国到西戎那里的道路。西戎那里有许多奇奇怪怪,中原没有的东西。一般来回一趟西戎,赚的钱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花上两三代人了。以前只有我们秦国商人才能到那里去通商。”

“哦,那天极阁果然厉害,这笔交易他们可是占了极大的便宜。“

“不能这么说,蕴冰公主如此善良,在我来看,蕴冰公主是无价之宝。“

冰钰心里一热,却不再说话,只管埋头吃饭。

“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公主?”赢焱的眼睛清澈见底,冰钰忽然觉得心里有些慌乱。

“你随我一起去平邑,齐国大兵一退,我保证公主立刻出现在你面前。”冰钰很郑重的向赢焱许诺。

赢焱只会了中牟城守,然后又派秦骑兵传令给驻扎在樛城的秦兵撤退回国。他这次带来的一万铁骑,他只带了两百亲卫,剩下的统统打发回秦国。一番安置完后,赢焱带着冰钰,由亲兵护送着,兼程赶往平邑。

距离平邑还有一天路程,路上却已经渐渐出现了一些难民,抱着小孩,有的老人坐在车上,被家人推着,有的老人拄着拐杖,走一步歇两步。

冰钰看的心急如焚,她拦住一个中年妇人,妇人面有彩色,衣衫褴褛,怀里抱着一个孩子,背上背着一个孩子,还有一个稍大点的孩子牵在手里。

她抬起眼睛,呆滞的眼神看了冰钰一眼。冰钰从怀里拿出干粮:“大婶,你先歇一下,给孩子吃点东西吧。”

妇人木然地接过东西,木然地塞到孩子的嘴里。

赢焱又让侍卫拿了水给他们喝,妇人等孩子都吃完喝完,眼里总算有了一点神采,她拣孩子吃剩的面饼大口吃了起来。

“大婶,你们从哪里过来的?是不是打仗了?”冰钰柔声闻着这个可怜的妇人。

    一番询问下来,冰钰的心有些吃紧,这些难民都是从平邑附近的乡下逃出来的。有大量的军队占了他们的村子,然后又在村子里面把青壮男子都拉到军队里去。所有的妇孺老幼,都不准向平邑县城方向去。

这么说,并不是齐军和赵军的冲突了?赢焱骑在马上,给冰钰分析着,他认为,赵国的援军已经到了,只是比较隐秘,估计齐军还不知道这个情况。

其实齐王此时已经知道赵国的援军到了。他派去韩国和魏国的使者已经送了密函过来。韩国和魏国接受了赵国的求援,已经派兵帮助赵国共同对抗齐国。

而秦国,此时已经告诉齐国,公主有了下落,秦国要撤兵。

齐王不能相信这个消息,为什么魏国和韩国竟然不借着这个机会瓜分了赵国?而秦国居然真的为了公主的下落而撤兵?

难道天下变了,真的要兴什么“仁义”了,天下褚国不再奉行弱肉强食的原则了?齐王非常郁闷,甚至得知有了公主下落的喜悦也冲淡不了这种郁闷。

齐王看着使者的信,信里面讲到,开始魏王和韩王对齐王的计划非常感兴趣,甚至已经开始和他们讨论如果灭了赵国,他们想要分得的赵国的土地。可是突然韩魏两国的态度一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对赵国的使者亲密起来。并且明确拒绝了同齐国结盟的要求。

使者利用重金,多方探察,发现,在韩魏两王转变态度前,曾经有天极阁的人出现在赵国使者住的驿馆。看来这件事情,天极阁曾经插手其中。

天极阁!齐王揉揉太阳穴,头有些痛。齐王对天极阁的人并不陌生,因为他曾经也是天极阁的一个客人。那次的交易,让他得到了齐国的王位,当然,他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。他在成为齐王以后,曾想把天极阁招揽到齐国。可是无论他用何种方法调查,也没探听出天极阁的阁主是何人,甚至连天极阁的四大护法是何人都没有查出来,更别说那天地两宗主和阁主了。

调查了三年,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,齐王最后还是放弃了。反正,天极阁只是交易第一,至少从目前看来,它只是个中立的商业组织,还没有什么同哪个国家走的比较近的趋势。

天极阁这次接的是什么样的交易?竟然会插手这件事情?

齐王基本上已经打算撤兵了,只是他还需要一个台阶下。

赢焱的到来,就是最好的台阶。冰钰没有同赢焱一起去见齐王,她知道自己即使穿的是胡服,穿的是男儿胡服,可是齐王绝对会一眼认出,她就是蕴冰公主。

她还没有想好,到底怎样去见父王。

此时,齐王正在宴请赢焱和赵国的使者。在赢焱的调停下,显得怒气冲冲的齐王开始变得平静下来。齐王在向使者展示了自己失去爱女的痛苦之后,表示,只要蕴冰公主完好无损的出现,那么,这次齐国可以既往不咎,和平班师回国。

齐王的要求很合理,至少让赵国的使者觉得齐王还是一个讲道理的君。虽然他得知了消息,只要齐王答应退兵,公主一定会出现。但是赵使者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没有底气。

但是赢焱心里却相信,公主一定会出现,因为他确信,阿水兄弟不会骗他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他和皋狼更加投缘一些,但是他心里,却是相信阿水更多一些吧。

他宴会一结束,就匆匆赶到冰钰的帐篷里去。帐篷里面没有人,只有留给他的一张纸,赢焱看完纸上写的字,已经知道接下来如何去接回公主了。他急忙赶回齐王帐里,同齐王,他未来的岳父大人,报起喜讯来了。

三日后,一百赵国侍卫和一百齐国侍卫出现在平邑郊外那个废弃的庄园里。庄园里有一间房子收拾的分外整洁,一个男子站在门外,见到侍卫过来,急忙迎了过来:“在下齐国送亲使者栾乐,请问哪位是统领?”

确认了领兵来的统领的身份以后,栾乐恭恭敬敬的打开房门,两个侍女扶着一个身穿紫色长裙,面蒙白纱的少女走了出来。登上停在房子门口的一辆马车上,开始向齐国的大军驻扎处行去。那两百个侍卫紧紧地跟在后面。

进了中军大帐,栾乐当先,两个侍女扶着一身紫衣的公主缓缓走进了大帐里。齐王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指着栾乐:“你,你护送公主如此不力,看我如何好好处罚于你。“

“父王,这次多亏了栾乐将军,女儿才能在那伙匪徒的刀下逃了出来。你要好好奖励栾乐将军才是。”

齐王一拍脑袋:“啊,原来都是栾乐将军的功劳,我儿,你快快坐下,给为父讲讲当日究竟是何等匪人?为父一定要把那匪人拿来为孩儿出气。”

两个侍女服侍着公主坐下。赢焱坐在齐王的右下侧,正和公主面对面。他藏在络腮胡子下面的一张大嘴笑的合不拢。按照礼节,此时他是不适合见到公主的,毕竟还没有过门,但是如此情势下,也顾不得许多了。

蕴冰公主露在面纱后面的双目,如秋水如寒冰,只是看着齐王的时候,眼睛盈盈然有些湿润。

“孩儿,这就是你未来的夫婿,秦国太子。你也不用避嫌,先告诉为父,到底当日怎样了,太子也急欲知道此事,要为你出了这口闷气。”

“父王,既然太子在此,女儿的面纱不宜除去,请恕女儿无礼了。”蕴冰的话语冷静的怕人。眼睛看也不看向赢焱。

虽然齐王觉得女儿的举动有些异常,但是却也没放在心里,毕竟,一个弱女子遇到这样的事情,若无其事的才叫奇怪呢。

于是,在蕴冰公主的讲述下,齐王和赢焱知道,那天匪徒冲上来的时候,栾乐带着十几个侍卫,护着公主突围,那十几个侍卫用自己的性命拦截住了匪徒。栾乐带着公主的马车,跑到野岭里面,迷了路。好在公主车里还有两个侍女。栾乐把公主和侍女安顿到一处隐蔽的山洞里面。

栾乐出去找吃的,兼打探消息,因为是在赵国境内遇到匪徒,栾乐担心这匪徒和赵国有勾结,也不敢去城守那里。直到偶然碰到一个信的过的朋友,这个朋友同秦国太子熟悉,方才托这个朋友安排妥当,公主才能安然无恙的回来。

齐王和赢焱都放下了一颗心。他们自然不会怀疑从蕴冰公主口里说出的话。

只是站在一边的栾乐,却知道,公主所说的,和他所经历的事情,完全不同。这几十天来,栾乐简直就象做梦一样……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