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五章 隐藏的秘密

发布日期:2008-12-02  浏览次数:15924

几十把寒光闪闪的武器举了起来,几十个楚兵慢慢向燕朔走了过来。

燕朔勉强握紧了手里的剑,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他又向周围看了看,天色有些微明了,这将是自己,最后一次看到这美丽的景色吧……

“谁敢杀他们,请先杀了我们!”

就在那几十件武器就要落下来的那一瞬间,忽然有个声音从滦景明的身后响起。滦景明慢慢回过了头,他想像不出在这里有谁敢对自己这么说话。

他看到了一个穿着麻衣的中年人,面色苍白憔悴,穿着一双麻鞋,手里什么武器也没有拿。他走路的时候竟然是一瘸一拐的,他居然是个瘸子。

已经有楚兵发出了讥讽的笑声,这样的一个瘸子,就连走路都不稳,可现在却说出了这样大言不惭的话来。

但滦景明却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,他反而如临大敌,甚至……甚至有几分畏惧。他的部下们从来也没有见过滦景明有这样的神色,正当他们觉得奇怪的时候,滦景明用力咽了一口唾沫,有些艰难地说道:

“你们,你们来了多少人……”

“很多,到处都是我们的人。”瘸子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多到可以把这里所有的人全部杀死,一个也不留……”

滦景明不禁打了个寒战,他向周围看了看,周围全是楚国的人马,哪里有瘸子所说的埋伏?但滦景明却是深信不疑的样子,几乎是咬着牙说道:

“这两个人是楚国国君和贾岸大人要的人,你们也敢插手?”

瘸子平静地笑了一下:“就连你们的国君和贾岸,我们要想取了他们的性命,他们就一定活不到明天的早晨。你知道我们是谁,放了他们……”

“大胆!”

一个楚国将领愤怒地叫道:“竟敢这么说楚国的大王……”

话音刚落,应声的楚国的将领一头栽倒在地。其他楚兵急忙上去察看,将领的头颅已与脖颈划开一道细线,轻轻一碰,竟然滚落在地,而且他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挣扎和痛苦。

楚国的将兵此刻都无比惊恐,再看着瘸子的时候,眼中再也没有一点的嘲讽和藐视。只有深深的敬畏和恐惧。

“我说过,到处都是我们的人,想要杀你们的话,一个也不留。”瘸子无动于衷地看着滦景明,说道:

“我不想让你们死,滦景明,带着你的部下走吧,回去告诉贾岸,如果他还是执意要如此的话,那便是与我们为敌。”

说着,瘸子向燕朔和夏息招了招手,燕朔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咬了咬牙,拉住夏息的手,一步步向瘸子走了过去。

他和夏息的身边到处都是楚兵,只要滦景明下一个命令,燕朔即变成刀下魂。但滦景明就这么怔怔地看着他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,嘴里喃喃,却始终也都没有下达这道命令……

“多谢……”

燕朔勉强从嘴角挤出了一丝笑意,但他还没有把话说完,眼前已经一黑,整个人软软地跌倒在了地上,当他丧失了神志的时候,他恍惚听到了夏息的惊呼……

……

燕朔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,当他缓缓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,就听到一声欢呼:

“你终于醒了!”

燕朔的眼中出现了一张美丽的面容,夏息,是夏息的。然后他又看到了那张苍白憔悴的脸,是那个瘸子的!

“你复原的速度大大超过我的预料。”瘸子点了点头:“原本我以为你要七天后才会醒来,没有想到你才昏睡了三天而已……”

燕朔吓了一跳,自己竟然整整昏迷了三天?他正想起来,却忽然觉得浑身剧疼,几乎使他又昏迷了过去。

“不用痴心妄想了,身体再强壮的人,没有十五天的时间,也不要想下床活动。”瘸子冷冷地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哼声:

“你全身大小创伤十七处,其中后背和左肋的伤几乎就要了你的性命,能活下来已经算是奇迹了。一个是你的身子强壮,二来是我的药物灵验。缺任何一样,你都不可能再去完成自己的任务了……”

燕朔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“谢谢”两个字,这样的救命之恩,绝不是谢谢两个字能够表达的。如果不是这神秘出现的瘸子,夏息只怕已经落到了楚国的手里,自己,也将真的和瘸子说的一样,在地下再也没有颜面去见大王和自己的父亲了。

只是他觉得奇怪,自己和这个瘸子根本就不认识,他为何来救自己?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被楚人困在了那片树林里,在最困难的时候出现在了最需要他出现的地方?他忽然脑海中灵光一动,脱口说道:

“墨家,你们是墨家的人?”

几年前他就听说世上出了个叫“墨翟”的人,他有许多的追随者,这些墨家的人,生活清苦,被称为墨者。墨者们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“赴汤蹈刃,死不旋踵”,他们中从事谈辩者,称“墨辩”;从事武侠者,称“墨侠”。

这些人专门喜欢管天下杀伐不平之事,为此牺牲自己的性命也根本就不在乎。

谁想到瘸子却冷笑了声:“墨家?他们算是什么东西?他们有力量和楚国,和齐国作战吗?他们有力量能把你们从贾岸的手里救出来吗?不可以,他们什么都做不了!但我们可以,只要我们愿意,世上就没有我们做不到的事情……”

燕朔看着他的眼睛有些发愣,这瘸子的口气,就算他想得到整个天下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这时又听瘸子说道;

“你不用好奇我们为什么要救你,因为在救你的同时,我们也需要利用你。世上没有白白施与的恩惠,这点,我希望你一定要牢牢记得。”

燕朔忽然对这人产生了几分好感,不是因为他救了自己,而是他说话时的直白。他不隐瞒自己的想法,不隐瞒他想利用自己的企图:“我知道,但是在利用我之前,起码应该让我知道你是谁?”

“我叫都护。”瘸子微微笑了一下:

“我们的这个组织,叫‘血脉’。每一个国家的国君、将军、大夫们的身边,都有我们的人。他们的一举一动,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知道。我们也可以随时随地取了他们的性命,但不到必须的时候,我们却不会这么做的。

我们不想和他们争夺天下,我们唯一存在的目的,就是保护一个秘密。你们不用问我,这个秘密是什么,除了我们的主人,我们都不知道。但唯一可以肯定的,就是这个秘密和莒国有关,有夏息有关……

这次,我得到了我们主人的命令,我们知道楚国将讨伐莒国,因此调动最精锐的三十名死士来保护你们。但当我们到达莒国国都的时候,终于还是晚了一步。总算还好,让我们赶上了你们,避免你们落到了滦景明的手里……”

秘密?莒国和夏息有什么样的秘密?燕朔向夏息看了一眼,却发现夏息的眼中也是一片的茫然。

“我们不想从夏息身上知道什么,而且会保护你们安然到达鲁国的,但做为交换的条件……”

都护顿了一下,说道:

“做为交换的条件,当夏息到达鲁国国都后,你必须也要加入我们的组织,当你进入‘血脉’第一天开始,你的生命就已经不再属于你了,而是属于我们的主人。你将随时为了我们的主人,为了血脉去死。”

燕朔没有任何的犹豫:

“好,我答应这个条件!”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