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十章 游晤夷

发布日期:2008-12-05  浏览次数:6435

     “听说了吗,楚国在灭了莒国后,开始攻打齐国了。”

“早听说了,是贾岸带领的楚军,现在洛丘的人听说都在往这跑呢……”

“哎,打来打去,苦的都是咱们老百姓,这什么时候才能有太平的日子啊。”

在鲁国的居闲城的一座小酒馆里,几个客商打扮的人,唉声叹气地在那说着齐楚交战的事。可也难怪,这两个国家打起来了,受到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些客商了。

这时,一个青年走了进来,他看起来好像患了重病的样子,走起路来步履有些沉重。进来后,他刻意找了个偏僻的角落,叫了碗酒,神情有些落寞的默默喝了起来。

“鲁公子显到!”

几乎和这年轻人前脚后脚,鲁国的世子姬显也在大队卫士的护卫下走进了这个小小的酒馆。

姬显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瘦弱,脸色阴沉,他缓缓的将目光从酒馆中的人身上一一扫过,在靠在角落的年轻人身上停留了会,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捉摸不定的笑意,然后才清了清嗓子,对酒馆里的这些人说道:

“近日,莒国败亡,公主夏息与公子己午幸赖逃出。我鲁国素与莒国交好,若有人发现其行踪者,当报知当地官府,必有重赏!”

他例行公事般地说完了这些话,来到角落里的那年轻人面前,在他面前坐了下来:“请问客人来自何方?看客人的样子,不像是我鲁国人啊……”

“在下游晤夷,正是公子所说的莒国人。”那年轻人坦然说道:“莒国惨遭灭国之祸,在下家破人亡,无处可去,因此便一路漂泊到了这里。”

“游晤夷,游晤夷。”姬显微微笑了一下:“我听说莒国有个叫燕朔的人,和客人也是一般的年纪。刚才见客人行动甚是不便,好像身上带伤的样子,还以为客人就是燕朔呢……”

他略略停顿了下,悄悄注意了下这个叫游晤夷的人,却发现他面上看不出一丝的异样。姬显也不在意,继续说道:

“我刚才已经说了,我鲁国素来与莒国交好,自从国君听说了莒国的不幸,只恨鲁国国小,没有回天之力啊……其后听说大将燕朔保护着夏息和己午逃出了国都,心中大喜,已经命令我不惜一切代价要找到燕朔一行……

我也不怕对你明言,国君已经派人前往联络齐、赵、魏等国,誓死也要为莒国复国。只是这己午和夏息找不到,国君空有满腹热情,却也只能徒呼奈何啊……”

游晤夷长长叹息了声,站起身来对姬显一揖到底:

“国君的一番厚意,我们莒国人人人铭记在心。它日若莒国能够复国,鲁国就是我们莒国的第一大恩人。无论鲁国将来要莒国做什么,我们也一样义不容辞……”

姬显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失望:“你,你真的不是燕朔?”

游晤夷大吃一惊:“难道公子以为我是燕朔?”

“我真的以为你是燕朔。”姬显失望已极地指了指游晤夷:“你身上很明显的带着伤,岁数和燕朔相仿,又是从莒国来的……”

游晤夷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我也希望自己就是燕朔,这样,起码不用像现在这么漂流的。想我游晤夷,幼时便习兵法剑术,空有一身本事却无从施展。楚兵犯我莒国,游晤夷满腔报国热血,却到头来终究只能成为一条丧家之犬。可恨,为何莒国只知有燕朔,不知有我游晤夷!”

姬显盯着他看了半晌,忽然说道:“既然客人现在没有去处,不如暂时就留在我的身边。我姬显虽然也没有什么大本事,但也能保证客人食有鱼,出有车……”

他是鲁国的公子,谁不想当他的食客,为其效力?况且他又提出了这么优厚的条件,本以为游晤夷必然欣然答应,谁想到游晤夷却沉默了会,才说道:

“光是这些根本不够……”

姬显顿时大起兴趣:“那么先生以为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答应?”

“我要每日歌舞不断,食要与公子相同,车要与公子相同。总之,公子有的,游晤夷也必须要有。”游晤夷想也不想就说道。

“那么先生用什么来回报我呢?”姬显显然对面前这人大言不惭的话大起兴趣。

“没有回报。”游晤夷淡然说道:“但当公子需要游晤夷去死的时候,游晤夷不会皱一下眉头的。”

姬显“嚯”地站了起来:“来人,送先生到我的车上,为先生请来最好的大夫!”

……

姬显果然兑现了自己的诺言,他为游晤夷请来了全城最好的大夫,那大夫只一看游晤夷身上的伤势,倒吸了一口冷气,说道:

“天,世上还有伤得那么重的人,居然能从莒国一路走到这里。再晚几天的话,只怕,只怕这位公子的性命都没了……”

好在这大夫的确医术精湛,那姬显又是鲁国公子,家中甚多名贵药材。如此调养了半月有余,游晤夷伤势已无大碍。

这十来天的时间,姬显待游晤夷甚厚,食同桌,出同车。每日夜里总会派人前往游晤夷处,看他有什么需要。无论游晤夷提出什么样非分的要求,姬显也全部一口答应。到了第二天一大早,姬显便会亲自到游晤夷住处,嘘寒问暖。

这一来,顿时惹得那些随同姬显一起来到居闲城的食客们大为不满。鲁国公子可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。但每每面对这些质问,姬显却总是一笑了之,也不对他们做出任何解释。

这些食客人人都是心高气傲,眼见鲁国公子姬显厚此薄彼,心中大为愤怒。只这十多天间,竟然散去了一半。

当有人把这些情况悄悄告诉游晤夷后,游晤夷却没有一丝的歉疚,反而长长叹息了一声:

“公子越是这样待我,就说明越有一件天大的难事等着我去做,游晤夷从现在开始已经是个死人了。那些离开的人实在没有眼光,为什么要和一个死人去争夺这些虚浮的东西呢?”

又有人把他的话转到了姬显的耳中,姬显沉默了许久,说道:

“这个游晤夷一定大有来历,他早就猜到了我为什么这么待他。从明日开始,对待先生的规格再高上一倍,他吃的都要用莒国人最喜欢吃的食物,车子一定要用六匹马的车,住的地方一定要有我住的两个那么大……”

“公子如此厚待游晤夷,游晤夷也不想和你说谢谢。”

如此又过了十余天,游晤夷一声不响的找到了姬显,开门见山地说道:

“现在游晤夷身子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,公子需要游晤夷做什么,请尽管说吧。”

“请先生还是再休息一段时候吧。”姬显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我要先生做的这事,实在太过于凶险,稍有不慎,不光是先生,连,就连我……”

游晤夷微微笑了一下:“居然还有什么事情能够威胁到公子。游晤夷当初见到公子的时候,就已经说过了,游晤夷随时可以为公子去死,现在已经是时候了。请公子尽管放心,就算游晤夷不能完成公子的嘱托,也一定没有任何证据会落到对方的手里。”

姬显看了他一会,游晤夷眼中的神色坦然自若。他知道像游晤夷这样的死士,从来都不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。士为知己者死,说的就是这样的人!

“先生既然这么说,姬显也不想再把这事拖下去了,实话告诉先生,这事不是为了姬显自己。而是,而是为了我整个鲁国!”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