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十七章 女闾

发布日期:2008-12-13  浏览次数:9333

    “抓住他!抓抓他!”

“前面那个叫花子就是杀害雍绶大人的凶手游晤夷,别让他跑了啊!”

嘈杂的声音忽然划破了居闲城夜晚的宁静,无数的火把在这一瞬间点亮了夜空。没有多少时候,整个居闲城都在睡梦中被惊醒。大量的鲁国人冲出了自己的屋子,有的因为出来的实在匆忙,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穿好。

“游晤夷”这个名字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了居闲城“妇孺皆知”的三个字,他甚至比鲁国国君姬嘉的声音还要响亮。几乎每一个居闲城的鲁国人,都在想着什么时候能抓住这个可恶的凶手,然后将他的肉,在自己的眼前一块块地割下来……

拼命奔跑的游晤夷知道,剑就在他的身上,但他不敢拔出来,不敢伤害到追赶自己的这些人。他们只是要为敬爱的城守报仇而已,他们的做法没有一点的错,错的只是自己。

到处都能看到闪动着的火把,到处都能看到愤怒的人群。游晤夷苦笑了下,几天来,只吃了几个冰冷的干饼,刚才的一阵奔波,让本来就不多的体力几乎消耗殆尽。他觉得双腿已经迈不动道了。他知道再这么下去,很快就会落到那些愤怒的鲁国人手中。

他们会怎么对待自己?把自己痛打一顿,杀死自己?还是交给姬显?可他宁愿死在鲁国人的手里,也不愿意落到姬显的手中。一旦这样的话,只怕自己会面的比死亡还要可怕的结局……

“快进来!”

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在边上响起。

游晤夷向边左侧看去,一间看起来典雅清致的屋子打开了门,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正在那向自己招着手。

游晤夷怔在了那里,这小姑娘是在那叫自己吗?

“快进来啊,还愣在那做什么?等着被那些人抓到吗?”

那小姑娘显然是急了,连说话的声音也不由自主大了起来。

身后追兵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,游晤夷咬了咬牙,哪怕面前是一个陷阱,他也只能选择义无返顾地跳下去了……

…..

当游晤夷出现在屋子里的时候,他看到屋子里清雅淡致,屋子的正中放着一张筝,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香气,让人闻起来非常的舒适。

“臭死了,臭死了。”小姑娘捂着鼻子叫了起来,随即扔给了他一套男人的衣衫,指了指后面说道:“快到那去洗个澡,记得要洗得干净点。我家姑娘最不喜欢闻到这味道了!”

游晤夷低头闻了闻,果然身上因为长期不洗澡而起了异味,再看自己一身乞丐的打扮,游晤夷解嘲似的苦笑了下。也不说话,接过了衣服,按着这小姑娘的指引方向走了过去。

水温微微有些发烫,泡在大盆子里的游晤夷舒服地闭上了眼睛,尽情享受热水带给自己的快感。自从刺杀了雍绶以后,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畅快的感觉了。

他回想了下当日刺杀雍绶的时候,出手干净利落,他到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雍绶震惊的眼神。那双眼睛里,带着迷茫、错愕、惊讶……一直到现在,每当游晤夷想到这双眼睛,心里便不知怎么的觉得有些发紧……

……

“公子想来很久没有洗澡了吧,居然洗了有半个时辰!”

当游晤夷很不情愿地从已经开始冷却的水中起身,穿戴好了衣衫出来之后,却看到屋子里多了一个女人。当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,游晤夷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在刹那间像是停止了。

这女子大约也就在二十一、二岁之间,长得虽然美丽,但和夏息相比却还有着一段差距。但这女子身上,却好像有着一种特殊的魅力,能情不自禁的把男人的魂魄勾去,尤其是她的那双眼睛,看着你的时候,简直能让你忘记了自己的存在……

“我叫尹睫淑,这身衣服……这身衣服是亡夫留下来的,他身材和公子差不多,我就让小晴拿给了公子,不想公子穿着却正合适。”

那女子微笑着看向游晤夷,淡淡地说道。

亡夫?这女子这么年轻就做了寡妇吗?这未免有些让人觉着可怜了。

“公子请座,尝尝我泡的茶。”尹睫淑请游晤夷坐了下来,用木勺在一个盆里舀出了一勺茶来,倒在了游晤夷面前的碗里。

游晤夷喝了一口,有些特殊的香味,入口非常爽快,他正想请教这是什么茶的时候,就听尹睫淑像是看破了他的心思一般说道:

“这茶名叫‘灵清’,是尹睫淑自己研究出来的,一般人喝不到的。还有,公子也不必因为我的身份觉得有什么不便,这里……这里除了先夫外,还有其他男人来的……”

游晤夷愣了一下,接着恍然大悟,心里大是惋惜。原来,这美貌的女人居然是个“女闾”(妓女)。但想来也是,在这战火纷飞的时代,一个失去了丈夫的可怜女子,除了走上这一条路,又还能做什么呢?

“我从公子的眼神里能够看出,公子并没有因为尹睫淑的身份而看不起我。”尹睫淑微笑着说道:“到这来的男人,要么就视我为卑贱的女人,要么就迫不及待地露出野兽一样的目光。可是公子的眼睛,在尹睫淑看来却是那么的坦诚。”

游晤夷低声叹息了一声:“不知姑娘为何要相救在下?我只不过是个乞丐而已……”

“公子又何必瞒我?公子若是乞丐,那天下人人都是乞丐了。”尹睫淑微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公子的名字应该叫游晤夷,那个刺杀了雍绶的游晤夷,对吗?”

游晤夷并不觉得如何吃惊,他早已隐隐地猜到尹睫淑已经的了自己的真实身份:

“既然姑娘已经知道了我是谁,但为什么还要救我?现在的游晤夷,可是全鲁国的公敌?是刺杀了你们敬爱的城守大人的凶手!”

“全鲁人恨你,但只有尹睫淑不恨你。尹睫淑不但不恨你,反而还视公子为尹睫淑的恩人!尹睫淑为了救公子,什么样的事也顾不得了。”尹睫淑说这话的时候是从容淡定的,但不知道为什么,游晤夷却从她的话里听到了无比的恨意:

“当日先丈号称是鲁国的神童,才子,尹睫淑十四岁就嫁给了他。我们琴瑟和谐,相敬如宾,本该是人人羡慕的一对。可是没有想到,先夫却因为得罪了雍绶,而从此埋下了祸根。

先夫的先生本是楚国人,后来先生病重,先夫就去楚国尽孝。不想料理完了先生的后事,才刚刚回到鲁国,就被雍绶抓了起来。理由先夫是楚国安插在鲁国的间隙。

先夫本就是个烈性子的人,听到雍绶这样的栽赃陷害,哪里肯承认自己的罪名?当着所有人的面就和雍绶争执起来。那雍绶恼羞成怒之下,就把先夫投入到了大牢。没想到,没想到……过了年后,当我正在想办法营救先夫的时候,却传来了他的死讯……”

一行泪水已经悄悄地从尹睫淑的眼眶里流了下来,游晤夷有些手足无措,也不知该怎么劝解这个可怜的女人。就看到尹睫淑擦去了泪水,继续保持着不变的微笑说道:

“小女子想到上心事,让先生见笑了。可尹睫淑知道,先夫根本不是像雍绶说的那样,是因为体质虚弱而得病死的,他一定是被雍绶给害死的!尹睫淑甘愿当上女闾,为的就是能多结识一些奇人异士,好为先夫报仇。但公子已经帮尹睫淑完成了这个心愿!”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