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二十一章 又闻血脉

发布日期:2008-12-18  浏览次数:5504

“我谁也不代表。”滦景明微笑着说道:“我只代表我自己。其实,我们的目的都是相同的,都是为了夏息和己午,为了他们身上的某些东西。不让,我想姬显公子和庄先生,也不会来到这边境的城镇吧?”

姬显和庄卢废互相看了一眼,都沉默在了那儿。过了会,庄卢废才略带着点晦涩地说道:

“不错,我们都为了夏息和己午而来,但这又怎么样呢?就算能找到了这两个人,那究竟是归鲁国、齐国,还是楚国?”

“谁有本事谁拿去。”滦景明的笑容还是一点也没有改变:“但是在此之前,我们必须要联合起来,因为我们并不仅仅是在抓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,而是在和一个庞大的组织为敌。”

他的话让姬显和庄卢废面面相觑,完全没有明白他话里的意思。滦景明轻轻叹息了一声:

“有一个组织,叫‘血脉’,我想不光你们没有听说,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有这么一个组织的存在。你们无法想像它有多么大的力量,无法想像这一个组织,能随时随地决定一个人的生死,甚至,是一个国家大王的性命……”

姬显豁然变色: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有这样组织的存在?为什么我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?”

“上个月,蔡侯死了,我想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吧?”从来都从容镇定的滦景明,这时候脸上居然也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色:

“你们以为蔡侯真的是从马上失足落马而死的吗?不,蔡国骗了所有的人,因为他们不敢把事情的真相公布。蔡侯是因为得罪了血脉的人,所以才…..”

庄卢废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冷冷地注视着滦景明:“既然蔡国有意要隐瞒事情的真相,那么,滦先生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因为我的姐姐嫁给了蔡侯。”滦景明苦笑了下:“你们也知道蔡国国君最宠爱的女人姓滦,那就是我的姐姐……我的姐姐已经派最亲信的家臣给我带来了蔡侯死因的真相,现在这位家臣,就在外面,各位想要看吗?”

一个组织能够决定一个诸侯的生死,没有什么比这消息更加让人震惊的了。但是,在滦景明的命令中,进来的并不是一个活人,而是一口箱子。

正当众人诧异的时候,滦景明慢慢打开了箱子,几个人凑了过去,但瞬间,尹睫淑发出了一声惊呼,接连退后了几步,掩着面根本不敢再看。她浑身哆嗦着的身子,好像刚才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情……

而那几个见惯了风浪的男人,脸上也露出了恐怖、不忍……

箱子里的确放着一个人。但是这个人的四肢,已经被整齐的从原本该有的地方切除。伤口不知用了什么,居然已经开始逐渐愈合。最让人恐惧的是,这个失去了双臂双腿的人,竟然还活着。当看到他们的时候,这人居然发出了“荷荷”的声音……

“不用想听清他在说什么了,因为他的舌头也被割了。”滦景明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他就是放在这口箱子里,被人送到我的住处的。你们看到了吗?他还活着,而且还能再活几十年。血脉不想让人活着,这人就必须死。可是血脉如果想你让活着,你就算想死也死不成……”

庄卢废咬了咬牙,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恐怖的情景:“他不能说话,不能写字,你又怎么知道你的姐姐要让他为你带来什么消息?”

不错,这的确是最大的疑点,一个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为滦景明带来任何的消息?

“血脉这么做是在给我一个警告,告诉我不要参与到蔡国的任何事情中去。但我的姐姐心很细,也很聪明。”滦景明神色冷峻地说道:“她早就预料到了血脉会这么做,所以,在事先他就已经做了充分的安排……”

说着,他让人抬起了那个废人,接着一把撕开了这人的衣服,当他的背脊被转向众人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看到,在这废人的背后刺着一行字:

“血脉杀蔡侯,皆与夏息有关。”

“你的姐姐真是一个让我佩服的人!”

庄卢废发出了一声长长地叹息:“如果她不这么做,永远也无法把这消息告诉你。她猜到了血脉一定在监视着蔡国的举动,她不这么做,根本无法让你知道真相……”

随后,所有的人都沉默在了那里。

夏息,这样一个亡国的公主,现在却已经将太多的人牵连了进来。鲁国、齐国、楚国,现在又轮到了蔡国。可是,夏息的身上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?

还有那个过去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的“血脉”,难道一个组织真的能决定一个诸侯的生死吗?真的这样的话,岂不是所有的诸侯都要人人自危了?

气氛凝固在了那里,似乎每个人的心跳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这就是我所说的,为什么我们必须联合起来。”滦景明打破了这份沉默,说道:“谁也不知道血脉这个组织究竟有多庞大,势力究竟恐怖成了什么样子。但就我所知的,我们任何一方的力量,想要单独地对付血脉,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

联合起来的力量,远远要胜过单独作战。如果我们不能齐心的话,到最后的结果,只可能是被血脉一一击破,可是我们携手作战了呢?你们可以想一下,天底下有什么人,可以同时对付鲁国、齐国和楚国的联手?”

“如果,真的有血脉这样一个组织的存在,那么滦先生说的话不得不听。”姬显的脸色看起来非常的阴沉:“既然滦先生在这如此侃侃而谈,想来心中已经有了对付血脉的计划了吧?”

“不错。”滦景明点了点了点头:

“我知道夏息现在已经落在了血脉一个叫都护人的手里,这人是个瘸子,我差点抓到了燕朔和夏息,但就是因为这个瘸子的出现,使我的一切计划都落空了……但血脉得到夏息,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解着夏息身上的秘密,他们必须还要再找到一个人,这人,就是己午!”

他稍稍喘了口气,看了一诸人,说道:

“只有当夏息和己午在一起的时候,才能合成一个完整的秘密,可现在己午却被燕朔的手下屠墨带着跑了出去,目前下落不明。但我知道屠墨要想和燕朔会合,就必须到居闲城来。而都护,也一定会就在最近这几天,带着血脉的人赶到这里……

既然这样的话,我们可以设下一个圈套,对外放出风声,就说屠墨和己午已经被公子姬显得到,现在就藏在公子的府上,然后,我们就能够安心地在这等待着血脉的人自己找上门来了。彼时,天时地利任何都在我们这一方!”

“这个计划我同意。”庄卢废毫不迟疑的说道:“但是,假设我们得到了夏息和己午,那他们身上的秘密,该如何分配呢?”

“那就看各自的本事了。”滦景明淡淡笑了一下:“只要能解决了血脉,大家就可以各凭本事来做事了,不知道我的这个意见,各位有不同的想法吗?”

姬显第一个笑了,这里是居闲城,是鲁国的地盘。只要能解决了滦景明所说的可怕的血脉,就算齐国和楚国再强大,难道还能公然到鲁国来抢人吗?

庄卢废心里虽然有些不乐意,但这时楚国和鲁国已经明显地站在了一起,他也只能勉强点了下头。

“这个计划最困难的地方,就是我们需要一位杀手,能够一击必中的那种!”

随着滦景明最后的这句话,所有的人的目光,几乎都在同一时间投到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刺客游晤夷的身上!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