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二十二章 攻城

发布日期:2008-12-19  浏览次数:5522

就在居闲城因为血脉的忽然出现,所有参与到此事的人,都陷入到了一种紧张期盼心情的时候,在洛丘一线互相对峙着的齐楚两军的形势,也开始发生了改变。

在前线作战不利之后,冯商指挥着齐军主动撤退到了以爻城为中心的战场。

爻城,历来为齐国重镇,左右两边各有河川山脉为天然屏障,后面为齐国本土,前方为坚固的囫元关,可谓固若金汤。而贾岸要想击败齐军,攻占爻城,就必须夺取盘恒在他们面前的的囫元关。

贾岸随即以大将鲒风为先锋,领步兵一万余人,先行出发,限时攻陷囫元关。

八月的天气,燥热难当。赤日炎炎,如同泼火一般,楚军将士一路急行军,早已汗透军衣,饥渴难耐,一个个唇干舌燥,嗓子眼里象要冒出烟一样。

天近中午,距目的地尚有数十里,路边出现了一个酿酒作坊。密密层层摆放着的酒坛之中,一股股的酒香从坛子里一阵阵飘出,飘入士兵们的鼻子之中,象要把士兵们的魂魄都给勾走。

走带后队中的军头唐豹子,过去本是一个盗匪,归附楚军时间不长。他终于经受不住美酒的诱惑,强咽下一口口水,对身边几个弟兄使了个眼色,十几个人悄悄离开了队伍,进入酒水作坊里,捧起酒坛子,一阵狂饮,直喝了个痛快淋漓。

这事很快传到鲒风耳中,他让部下继续带着部队前进,自己却打马奔向了那个作坊。

他找到酒坊的老主人,上前抱了下拳说道:“都怪我治军不严,属下偷吃了你的酒,在下特地前来赔罪!”

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了几枚大钱:“这算是我们喝酒的钱,请老人家收下。”

那老头惊得目瞪口呆,这可是日头从西边出来的新鲜事。那老头哪里敢接这银子,慌慌张张地拒绝着道:“这位爷说笑了,几碗酒值得什么钱,就算是小老儿孝敬大军的!”

鲒风淡淡笑了下,把钱塞进了老头的怀里:“若是齐国人的东西,我们一丝也不会客气。但我听你口音像是我们楚人,若是白吃白拿,平抢平夺,岂不伤了我楚人之心?”说完也不等老头反应过来,飞身上马,奔驰而去。

这事情并不大,却来得奇特,这老头也逢人便说。楚军队伍对百姓秋毫无犯,乃是千古仁义之师的消息,迅速开始传播开来。

军头唐豹子怎么也没有想到,鲒风会对这样一件小事如此认真,他吓得心头噗噗乱跳。鲒风是出了名的治军严厉,这事叫起真来,非得砍自己的脑袋不可?唐豹子想要逃跑,但又恐怕坏了自己的名声,只能把心一横,坐在那儿等死。

唐豹子正在那胡思乱想的时候,忽听前面传下军令,全军原地休息。他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看来今日是在劫难逃了。

趁将士们休息的是,鲒风登上了一个高地,对着众人喊道:“刚才在行军路上,有些人居然成群结伙,公然偷盗老百姓的酒喝,对待这样的人,你们说该怎么办?”

底下士兵立刻喊道:“自古军法如山,既然有人敢于蔑视军法,那还用多说什么,杀了!”

鲒风冷冷地说道:“没错,这些人都该杀。不过此次北伐,乃是我楚军的头等大事。开战之前,先杀了自己人,不是吉兆。这次本将军就放过他们。他们是谁,本将军不想知道,也不想再追究下去,但是。”说到这里,鲒风忽然变得声色俱厉,执剑在手,猛地一挥,将身边一棵小杨树齐齐地拦腰斩断:“再有犯者,犹如此树!”

唐豹子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,除了又惊又喜以外,浑身顿时热血沸腾。他到了这个时候也终于知道,鲒风将军是在变着法子维护自己,等于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。自己也算是个七尺男儿,岂能当个缩头乌龟,为惜一条性命而毁了大军法纪!

他突然站了出来,走到鲒风面前,“扑通”一声跪下说道:“将军,我唐豹子就是那个偷酒之人,请将军以军法处置,以惩后者!”

鲒风的一双眼睛牢牢注视着他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好,敢作敢当,是真汉子。不过,本将军也说过了,今天之事不再追究,到了黎川之后,你与兄弟们努力杀敌,将功赎罪也就是了!”

唐豹子大声说道:“多谢将军不杀之恩,从此以后,我这条命就是将军给的,任凭将军驱谴,上刀山下火海,小人万死不辞!”

鲒风的部队素来以动作神速著称,没有两日,大军也已经来到囫元关下,这已经是傍晚了。暮色苍茫,鸟雀归林,已经得知楚军到达的齐军,早已紧闭城门,死死守在这里。

鲒风收缰勒马,以宝剑指着城上大声喝道:“城上给我听着,今日天色已晚,权且放过你等,明日一早,大军围城。你们就好生守护着吧!”

翌日清晨,天刚薄明,楚国先锋大军已经云集城外。随着一声响亮的号炮声,千军万马象潮水一样拥集到城外。唐豹子带着他那帮犯过军规的兄弟,居然打了赤膊,不要命的冲在了最前头。鲒风也冒着飞蝗流萤般的矢石,在城下来回督战。

楚军将士们越过护城河,把云梯搭上城墙,奋勇攀登。城上守军在齐国将领的严厉督促之下,也都在拼死抵抗,滚木滚石泼雨一般纷纷坠落。

攻坚战如火如荼,从一开始就呈现出了惨烈无比的迹象。攻守双方都杀红了眼,陷入了相持不下的胶着状态。

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失,城楼上,城楼下的尸体越积越多,可战争却一点也没有停止的迹象。

暮色已经渐渐降临,城头上守军的面孔变得模糊起来。数十只黄褐色的灯笼陆续点亮,灯光幽暗浑浊,在晚风中有气无力地晃动着,象守城士兵一样那么无精打采!

军头唐豹子口中噙着短剑,右手拿着长剑,冒着不断飞来的流矢向上攀爬,战场上四处弥漫的血腥气味,激发出了他体内天生的骠悍之气。瞪着血红的双眼,挥舞着手中的战刀,在狂呼中,唐豹子完全不顾性命的向城楼爬去。

上天象特别眷顾勇士,如雨的飞箭和巨石,竟然奇迹般的没有一块砸到他。

没有多少时候,唐豹子竟然第一个攻上了城头,很快,大量的守军冲了上来,团团围住了唐豹子。其余的守军,则将他登城的路线守住,不再放人上来。

喊杀声中,唐豹子左右双剑砍翻了几个士兵,但很快就有更多的士兵补充上来。他的剑在人群中挥动,鲜血在空中飞舞,他已记不清自己究竟杀了多少敌人,也甚至根本没有注意自己身上添了多少伤口。

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守住这唯一的缺口,让后续士兵们能够攻上来,完成自己的使命!但逐渐的,他发现已被包围,精力已流失干净,手上的剑,也越来越沉重。

他的耳边清晰地提高到包围他的齐国士兵高呼着“投降吧!”

唐豹子忽然笑了,然后停止了搏杀。

齐国士兵也停下了他们的动作,他们认为这个不要命的敌人终于放弃了。

唐豹子忽然笑了笑,说道:“大楚没有投降的军人!”他将手中战刀举向天空,大声说道“大王,将军,唐豹子去也!”

然后,他从城头高高跃下,就如同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……

 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