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二十三章 齐国密使

发布日期:2008-12-22  浏览次数:5201

当初违犯军规,鲒风并没有杀他,而唐豹子也用自己的生命洗刷了自己的耻辱。但他没有白死,在他跃下城楼之后,大量的楚军士兵纷纷踏上了城头。唐豹子手下的兄弟们飞快地跑下城墙,打开南门,打下吊桥,大队人马蜂拥而入。

城中的齐国士兵继续苦苦支撑了一段时间之后,再也无法抵挡汹涌而入的楚军,两千多齐兵几乎被斩杀一尽,囫元关终于落到了楚军手里。

当贾岸在随后进城之后,命令大军短暂修整,等候从左路杀来的楚部,一面命令将清查城中人口,整顿囫元关内治安,一面又准备犒赏有功将士。

囫元关攻击战中,先锋鲒风出力最大,贾岸当时下令奖赏鲒风黄金一百两。

众将纷纷前来道贺,鲒风却淡淡一笑说道:“攻城略地,冲锋陷阵,都是士卒弟兄们冒死在前,没有他们,我鲒风何功之有?囫元关大捷,是唐豹子他们用血肉之躯换来的。”说完,他把唐豹子的兄弟们叫来,把一百两黄金全部给了他们,叮嘱道:

“把这些黄金分了吧,你们在这里打仗卖命,家中的父母妻儿还在日日盼望。记得,给唐豹子家里多捎一些去,我听说他媳妇才给他生了一个儿子。唐豹子阵亡的消息暂时不要告诉他的家人,要是北伐后我能够侥幸不死的,我亲自去登门谢罪吧!”

那些汉楚军士兵手捧黄金,嘴角哆嗦了很久,没说出一句话来,而一大串热泪,却从眼眶中急速滚落下来,跟着这样的将军,就算和唐豹子一样死了,那又有什么可以遗憾的……

……

囫元关落到楚军手里,使得爻城正面防线洞开,楚军随时都可以对爻城发动最凶猛的攻击。按照所有人的设想,齐国将军冯商一定会不顾一切地调动大军重新夺回囫元关,但事实上,冯商却让人奇怪的没有任何举动!

一时无法摸清冯商动向的贾岸,在部队同样面临着长途奔袭带来的巨大疲劳的情况下,下令楚军在囫元关一带休整。同时又派出大量快骑,不断侦探爻城一线楚军动向。

但贾岸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就在他为如何击溃齐国而殚精竭虑的时候,齐国的使者却出现在了大夫寅阳的营帐之中。

看着面前一小箱的珍宝,寅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。那位叫灵奇的齐国使者,也同样微笑着拿起了一块玉佩,送到了寅阳的手里:

“大人,这块玉佩的价值,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形容。但我可以向您保证的是,它足以买下一座爻城了。现在,这东西已经属于大人了……”

寅阳将那玉佩翻来覆去看了几遍,然后重新放回到了小箱子之中,笑道:

“我强大之楚军,先败齐国于洛丘,复以奇兵直取囫元关,爻城指日可破。到时岂止是一个小小的爻城,就连整个齐国也即将败亡于我楚军之手。今日冯商将军想用一块玉佩,来换取整个齐国,未免有点太小看我寅阳了吧?”

“齐国虽败于洛丘,复失囫元关,但未必就见得齐国便会败亡了。”灵奇淡淡地说道:

“就算爻城也被楚军夺去,难道齐国就真的无力一战了吗?若齐国倾举国之力拼死一战,东联鲁国,南和赵侯,天下大势亦胜负未定。灵奇此来,非为齐国或冯商将军,实为寅阳大人未来之安危而来……”

“为了我的安危?”寅阳大声笑了起来:“我寅阳乃是楚国之大夫,又深受国君之信任,何来危险一说?难道是冯商将军败仗吃多了,故此有些胡言乱语了吗?”

灵奇笑意不变,从容镇定地说道:

“我知大人和贾岸素有私怨,大人虽得楚国国君信赖,赖贾岸两世重臣,楚国国君便想动贾岸也轻易动不得,何况大人乎?今贾岸连战连捷,声威名镇诸侯,远在大人之上。一旦北伐胜利回到国内,大人以为如何?”

寅阳面色一变,双眼如针一样射向了灵奇,他的话正好触到了自己的痛处,这正是自己最为担心的事情。

前几日军中已有流言传到他的耳中,只言楚军士兵只忠于贾岸,对自己的到来大为不满。一旦北伐取得大捷,那么也许事情,真的便会如灵奇所说的一般发展。

“我们愿割爻城、囫元关于楚国!”

忽然,从灵奇的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让寅阳完全意想不到的话来。就听灵奇又不紧不慢地说道:

“说的更确切一些,既然爻城早晚要丢,那么齐国也不愿意再做出无谓的牺牲。但我家将军和贾岸乃是不共戴天之敌,要献城也需献给大人,而不是贾岸!”

寅阳刹那间精神大振,灵奇的话,让他隐隐间感觉到了什么事情即将发生。他竭力控制着自己因为兴奋而在那狂热跳动的心脏,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口水,说道:

“我不太明白冯商的意思……”

“我家将军的意思非常简单。”灵奇看了看外面,压低声音说道:

“齐国愿意将爻城双手献上,并且只献给大人。但是这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楚国必须在得到了爻城之后,立即停止对齐国的一切军事行动。否则,齐国就算举国皆亡,也不惜拼死一战!”

寅阳长长的吸了一口气: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既然早晚要失去的东西,为什么一定要给自己的仇人?”灵奇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与其这样,还不如用一座城池,来结实一个有权利,有背景的大人物,这样万一将来再发生什么变故,起码还有一个回旋的余地……”

寅阳大声笑了出来,笑得是那么的开心和得意。不错,有权利,有背景的大人物,这样的人,在楚国除了大王以外,那也只可能是自己了。

他也很清楚大王的心思,要想一下灭掉强大的齐国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,只要在战场上战败了齐国,并让齐国被迫割让几座城池,也算达到了楚王的目的和虚荣心。大王唯一所想的,就是如何在国人面前迅速建立起自己的武威。

同样的,对于贾岸的提防之心,也许大王比自己还要来得强烈……而自己呢,自己和贾岸相比,缺少的也仅仅是军功而已……

他佯装为难地沉思了一会,这才长长叹了口气:

“要想让大王在这个时候停止用兵,似乎,似乎我家大王未必便会同意了。但冲着冯商将军的这份心思,寅阳便是拼着一死,也要为齐国说上几句好话。我这就修书一封,派快马送给我家大王,请灵奇大人在我这仔细等待回音也就是了。”

灵奇深深一揖到底:“一切就有劳大人费神了。”

解决完了这事,两人都是心情大好。寅阳得了一箱财宝,又眼看着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取得爻城,让人上了酒菜,亲自陪着灵奇一起用酒。灵奇喝了几杯,忽然像不经意地想起了什么:

“我听说贾岸将军派出了最得力的手下滦景明,去追杀莒国的公主夏息和己午。这莒国亡了之后,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,不知可有什么消息传来?”

这话却说到了寅阳的痛处,他狠狠地把酒杯放到了案几上,怒气满面地说道:

“贾岸这个老狗,这么重大的事情,不让我知道也便算了,却竟然偏偏还要瞒着大王,滦景明究竟去了何处,有何动静,竟然一份一毫也不肯透露于我!”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