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二十六章 楚后简媚

发布日期:2008-12-25  浏览次数:7414

三日后的深夜,一辆辆满载着粮食的大车,从齐军军营中起运。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冯商亲自带着两千齐军士兵,一路护送过去。

等到了约定的地方,他看到贾岸早带着士兵那等候。先前的那楚国使者远远地看到了冯商,急忙快马迎上,满脸带笑地说道:“冯将军果然守信用,我家贾岸将军自来了,就在前面等候。”

冯商挥手让粮车停下,自己单枪匹马上前百步,大声说道:“请贾岸将军前来相见。”

不多久,对面慢慢过来一骑,,马上坐着个看起来略显憔悴苍老的楚国将军,见到冯商抱了抱拳说道:“当日在战场上久见将军英姿,不想今日又在此相见。贾岸感念将军的卖粮之恩。”

其实这时的贾岸心中相当心疼,冯商的狮子大开口,让他千方百计凑起来的钱,只够买计划中一半的粮食。但这时自己是被逼到了绝境,也只能忍受冯商近乎敲诈的价格。

冯商笑着说道:“哪里,冯商还得感谢将军的赠剑送马。他日在战场之上,冯商必然骑着将军赠的马,挥舞着送将军送的剑,楚军之中往来冲杀,一显我齐国勇士英勇!”

贾岸勉强笑了下,心中却对冯商记恨不已,想着总有一天要夺回这些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
两人不再闲聊,商定了粮食换金子的计划。最后约定冯商每送过去一车粮食,贾岸就送来相应的金子。夜色已经很深,两人都不想耽搁,对部下吩咐了几句,交换正式开始。

当运粮的大车过来之后,细心的贾岸特意选取一袋打开一看,里面颗颗都是饱满的粮食。贾岸心中有些哀叹,现在的齐军看起来,简直有着吃不完的粮食。若是自己军中也是如此,又何苦遭受这样的屈辱?

借着月光,冯商默默打量着贾岸的表情。这人为了部下,也算是尽心尽力了。只是这次交换粮食之后,要不了多久,只怕自己在战场上再也见不到这个对手了。

“贾岸,这样打下去,楚国必败的。”冯商忽然说道:“如此交换粮食,一次两次可行,长此以往的话,只怕将军的荷包中也吃不消吧。我念将军勇猛威武,不如趁着这个时候,投奔到我齐军大营,我齐军之中可也有楚国人指挥的军队。”

“你齐人中有为国死难者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我楚人中又何尝没有?”贾岸这时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色:“楚国军队是不可能被打败的,就算现在我们偶尔遇到了一些困难,但败的早晚都是你们齐国。况且,就算我们真的失败了,我也唯有一死殉国而已。”

冯商不再说话,不管眼前的这个敌人有多么可恨,但某些地方还是值得自己尊敬的。是啊,敌人中也有忠诚的人。只是他们来错了地方……

眼看着大车全部运完,贾岸抱拳道:“将军,就此别过,他日战场上再见,我向你保证,贾岸决不会因为今夜之事而手下留情的。”

冯商微微笑道:“将军,一路走好。他日战场上再见,冯商必以你之剑取你首级!”说完,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同时纵身大笑,一夹胯下战马,很快消失在了夜幕之中……

……

靠着向敌人购买粮食,贾岸勉强解决了楚军军粮的危机。但就在军粮才刚刚运抵到楚军大营的当天,寅阳却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过程。

寅阳笑了,自从到了前线之后,他从来都没有那么舒心地笑过。他看到了一个人死期的到来,他看到了一个政敌正在走向一条悲惨的不归路。

寅阳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异样,相反,在看到贾岸的时候,他还变得一反常态的热情起来。但当看着面前这个楚国奸臣这张虚伪笑脸的时候,贾岸并不知道,寅阳的特使已经在赶往楚国国都的路上,一场大的动荡,很快就将在楚国发生……

……

“是吗?”在楚国的王宫,简媚比楚王更加早的知道了在前线发生的这一变故,这个美丽的女人并没有觉得如何吃惊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按照贾岸的情况来看,为了取得胜利,他的确会这么做的!”

“难道王后也同意贾岸这么做吗?”做为寅阳的使者,子牙恭恭敬敬地问道。

简媚微微笑了一下:“同情并不就代表赞同,贾岸这么做是为了楚国,但他这么做却终究还是错了。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,会告诉大王的。你回去后,让寅阳好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,在监视住寅阳的同时,一定要尽早弄清夏息和己午的去向。”

子牙应了下来:“是,王后,我会通知寅阳大人的……”他迟疑了一下,随即说道:

“只是,贾岸将军似乎对这消息封锁得太紧,一点也都不愿意透露给寅阳大人。王后您是知道的,贾岸是楚国的重臣的,他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,寅阳大人……大人他也实在没有办法……”

简媚轻轻叹息了声:“你先下去吧,事情我会安排的……”

待到子牙离开之后,楚王熊仲很快便从帘帐后闪了出来。熊仲的脸色看起来铁青异常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咆哮道:

“贾岸误国,灭我楚人威风!他身为楚国的将军,竟然去和齐国人做生意。他想要做什么?他究竟想要做什么!寡人要杀了他,不杀不足以平息寡人心头之恨!”

“大王息怒。”简媚轻轻揉着熊仲因为气愤而不断起伏的胸膛:“大王,贾岸的确该杀,但不是现在。目前齐楚战事正急,一旦要处置贾岸的话,只怕会激起变乱。在简媚看来,目前我楚国还没有能够代替贾岸的人,所以大王不妨只当不知道这事,等时机成熟之后,再行处分贾岸,也为时不晚……”

熊仲最听简媚之话,听了后,怒气稍稍平息了些。找地方坐下,气犹未消地说道:

“这事寡人绝对饶不了贾岸,可是给前线输送的粮食是怎么回事?寡人早就命令那些管粮食的官员不得耽误,为什么迟迟都没有送上去?查,一查到底,看看是谁负责此事的!”

“是大王的叔叔熊其。”

简媚的这一句话,顿时让楚王呆在了那里。当初自己登基,这位叔父起了很大的作用。如果不是熊其关键时刻站在了自己这边,也许楚王的位置早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。

况且,熊其在楚国有着非常深厚的实力,权势之大,门生弟子之多,就连自己这个楚王也轻易奈何不得。他坐在那愣了一会,终于长长叹了口气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“大王何必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。”简媚倒在楚王的怀里撒了会娇,才让熊仲的心情好了不少,就听简媚说道:

“大王,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夏息和己午,只要这两个人落到了我们手上,再弄清了他们身上的秘密,那么不管是贾岸,还是熊其,都不值得大王烦恼了。大王就算要一统天下,也都是早晚间的事情了……”

熊仲点了点头,问道:“你那进行得怎么样了?”

简媚从楚王的怀里爬了起来,正色说道:“大王,我派去的人,这两天就会行动了。现在各国使者都聚集在居闲城,只怕这段时候鲁国不会太平。不过请大王放心,简媚一定会让夏息和己午顺顺利利送到大王面前的。”

 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