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二十七章 黑幕 (上)

发布日期:2008-12-26  浏览次数:7841

虽然楚王熊仲也知道,在与齐国决战的关键时刻,能够尽量不阵前换将,还是尽量不要换的好,但在其后,越来越多对贾岸不利的消息,传到了这位自以为是的楚王耳中。尤其是在其后传出的贾岸与齐国人秘密勾结,企图出卖楚军的消息,更加让楚王的愤怒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!

终于,楚王再也无法忍耐了,他下达了秘密彻查贾岸的命令,但荒谬的是,他竟然把这个权利,交给了寅阳的心腹子牙。

而子牙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和工作效率,仅仅几天时间,一份完整的报告,就以让人瞪目结舌的速度送到了楚王的手中。

在这份报告中,不光详细地列出了贾岸私自和齐人经商的时间地点人物,最让楚王震惊的,还是大量有关贾岸在攻破莒国后,贪污、堕落的证据。尤其令熊仲暴怒的一条,即贾岸在莒国皇宫之中,私自穿戴国君之服……

楚王的震怒不言而喻。本来他也不会就这么相信了,但是在子牙展开调查的时候,楚王亲手安排在楚军中监视贾岸的探子,也为自己送来了情报。在某个夜晚,齐军的确往贾岸将军控制的地域,输送了大量的军粮。

而刻意让这些探子发现的齐军将军冯商,每日都骑着贾岸给的那匹骏马纵马狂奔,手里挥动着的,正是贾岸将军从不离身的宝剑……

结合了这一切,楚王彻底相信,贾岸是真的背叛了自己,那个曾经被自己寄予厚望,在战场上沉着冷静,智计百出的楚国将军,为了一己私利,出卖了自己,出卖了整个出国的利益!

楚王看起来有些苍老,甚至目光之中还有些呆滞,一边的简媚担心不已,不停轻轻为楚王抚摸着后背。

子牙、上大夫安彤这些楚国的重臣跪在下面,一丁点儿声音都不敢发出。这事实在太大了,大到足以把天捅破。

“你们说,你们说,这事应该怎么处理!”楚王终于开口说道。在他的语气中,已经听不到一点愤怒,有的只是伤心和绝望。

这些大臣第一次听到大王这样的说话方式,心里都有点害怕,谁也不敢先开这个口。

“安彤,贾岸是我楚国重臣,又曾经和你一殿为臣多年,你说,寡人应该怎么对待贾岸?”楚王见他们都不说话,冷冰冰地对着安彤说道。

跪在地上的安彤思维一片混乱,事情怎么就会发展到这样了,贾岸这个自己的好友为什么就这么傻?听到大王问自己,他努力让自己的头脑保持着一点清醒,说道:“臣以为,贾岸实在罪无可赦,但其中或许还有隐情,因此,臣以为……”

“隐情?”楚王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:“隐情就是寡人即将死在自己人的手里,寡人的这些大臣们却还在为要杀寡人的人说好话。我说怎么贾岸在灭了莒国之后,就始终不把战况及时的送到寡人手里。就是你们,就是你们这些人,楚国就是被你们这些人给搞坏的,咱们没有败在敌人的手里,而是败在了自己人的手里!”

愤怒的楚王声音越来越响,到了后来直接站了起来指着底下的大臣们破口大骂道。

“大王。”楚王的叔叔熊其,上前两步说道:

“老臣认为应当立刻逮捕贾岸,重新派出大将接管贾岸所控制领地,同时,贾岸在军中经营已久,手下多是心腹,这些人也应该全部抓起来,以防不测。而老臣担忧的是,万一走漏了风声,很容易把贾岸逼上绝路,而促使他丧心病狂,孤注一掷,直接投降齐人。他的地方离齐人之地甚近,要真出现了这种情况,后果不堪设想。因此,应该立即派出一员干练之臣,带着大王的命令,以运送军粮为名,当到达贾岸营地后,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抓捕!”

“不错,只要控制住了贾岸,他的部下就好办得多了。”子牙接口说道:“臣以为,上大夫安彤与贾岸交好,由上大夫前往,贾岸必然不防。”

听了这话的安彤心中大骂子牙这个无耻的主意,他恨不得现在一下就跳起来,把这个小人一脚踹翻在地。

楚王听着频频点头:“这个办法不错,安彤,你就这个做吧。一会寡人给你道旨意,再调一千名怯寡人的亲军于你,到达贾岸大营后,一点也不用客气。你明日就出发吧。”

说完,他看了眼身子不断颤抖的安彤,语气渐渐严厉了起来:“安彤,寡人知道贾岸是你的好友,但此时是我楚国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寡人希望你不要顾念到什么……”

“臣,不敢!”安彤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哆嗦。

“还有多少人参与到了这件事情里面,我楚国中还有多少蛀虫。”楚王重新坐了下来,恢复了往日的威严问道。

正想着把话题往这事上引的子牙,一听急忙说道:“据臣掌握的情报,还有不少将领都和这事有牵连,但牵扯面太的,臣需要时间去慢慢梳理。”

“给寡人查,狠狠地查。”楚王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哪怕把整个楚军将领全部换了,寡人也不要这些楚国的蛀虫。寡人不怕没有将军,那些人在位置上坐得久了,懒了,光想着享受了,哪里还有半点楚国勇士的样子?”

楚王的话意味着一场血腥的清洗即将到来,在这场大清洗中,也许会有无数人郎当入狱,会有无数人人头落地。安彤震惊不已,正想劝说几句,但看到大王骇人的眼神,到了嘴边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……

……

军营外飘飘洒洒地落起了细雨,地上已经积起了很多积水,这场雨来的正是时候,地里的庄稼应该尽情品尝到了雨水的甘美,也许很快,军中的粮荒就能解决了吧。

贾岸痴痴地看着点点落下的细雨,神思早已飞到了其它的地方。

通过和齐军交换粮食的举动,总算使自己的士兵能有一口吃的了,不至于在这还饿着肚子。可如果朝廷里的那些官员,依旧采取现在这种态度的话,以后的粮食又会在哪里?

看来,应该把这里发生的情况和大王说明了。如无法得到大王地支持,自己已经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了。

贾岸知道,自己的好友上大夫安彤,在朝廷里尽到了最大的努力,可现在朝廷上下几乎全是寅阳的羽翼,大王也异乎寻常地信任寅阳。无论安彤做了些什么,那些寅阳的羽翼总是爱理不理,甚至百般刁难,摆明了要把自己和安彤给铲除的样子。

大王究竟是怎么想的,难道他分不清忠臣和奸臣的区别吗?在自己与齐国拼命的时候他却派了寅阳这么一个小人来监视自己。

也许大王真的应该到这里来看一看,看看边境上的紧张对峙的状况。别的地方不说,光是在自己的对面,数万齐军已经有了反扑的意思,而且这里就是齐国本土,随时都可以增援上来几万人。

“将军,今天那些前附军的士兵又来我这要吃的了,您看怎么办才好?”鲒风走了过来,打断了贾岸的思路,悄悄说道。

所谓的“前附军”,即是那些被楚国灭亡的小国国民,组成的军队。这样的军队,在贾岸手下,大约有万余人之多,平时的作战补给,与正规的楚军相差不大。但在这非常时期,千辛万苦弄来的一点粮食,当然不会优先满足这些前附军的士兵了。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