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三十一章 玉佩

发布日期:2008-12-30  浏览次数:7399

都护扔下了手中的剑,苦涩地笑了下“是的,我不想打了,因为这样打下去毫无意义,其实,你们并不知道,我是......”

“杀!”

就在都护想说什么的时候,只听一声厉吼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。

一道白练迅捷凶猛地闪出,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完全没入了都护的心口。

都护惨笑了下,他慢慢抬起了头,当他看清刺杀他的人后,嘴角露出了一丝悲哀的笑意:“是,是你.....”

谁也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,因为都护已经再也说不出话来了。这一剑刺得又重又狠,一剑致命,在这样的一剑之下,根本让被刺的人没有任何存活的可能。

那刺客慢慢摘去了头上破旧的斗笠,游晤夷!

游晤夷仔细地擦去了剑身上的血迹,细心地将它收好。看了一眼地上都护的尸体,讥讽地笑了一下。只是,这笑是为都护,还是为了自己?

姬显面色铁青地看向了游晤夷,脸上的神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他死死地盯着这个杀手,语气冰冷地说道:“游晤夷,游先生,什么时候开始,你开始听命于楚人的话了!”

是的,那一声“杀”字,正是从楚人滦景明的口中发出。滦景明双手背在后面,眼睛向天,好像这事和自己一点关系也都没有。游晤夷淡淡地笑了下:

“我想活下去,和一个普通人一样好好地活下去,可是鲁国却做不到这一点,但楚国可以。滦大人已经和我谈过了,只要我从现在开始听命于他,那么他就可以保证我的安全。所以从这一刻开始,他让我把剑刺向谁,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刺向谁!”

“我呢?你现在可以把剑对准我的心口看看!”姬显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“只要滦大人有这个命令。”游晤夷说完身子缩了缩,退到了滦景明的身后。

姬显正想怒骂,却忽然把话停留在了嘴边,所有的人都看到,墙角那和都护一起来的女子站了起来,慢慢走到了都护的尸体面前,慢慢地蹲了下来,慢慢地摘去了面纱。她用摘下来的棉纱细心地帮都护擦去血迹,抬起头来说道:

“为什么?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杀了他?有谁能告诉我吗?”

几乎每一个人都看清楚了这女子的面容,呼吸在这一刻凝滞。

他们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,他们从来也没有见过一张如此能让男人为之痴迷疯狂的面容。鲁国的美女尹睫淑如果此刻站在这里,一定也会为此而感到自卑。

尤其是她哀婉无助的问话,让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滦景明和游晤夷身上。正是这两个人,一手炮制了都护的死亡。可是,当他们再次看到这女子凄婉的眼神,忽然每个人又对自己愤恨起来。为什么,为什么要让这美丽的女子这样的绝望?

“人死不能复生,夏息......”

姬显发出了一声长长地叹息,这就是夏息了,自己未来的妻子。在此之前,他只听说过夏息有如何的美丽,但当自己亲眼见到的时候,却依然为此而震撼。

他非常感谢自己的父亲,让自己能拥有一个这般美丽的妻子,他甚至也感谢已死的都护,如果没有这个人的话,也许夏息早就落到了楚人或者齐人的手里。

姬显正想着如何安慰夏息的时候,却看到滦景明满脸堆笑地走到了都护的尸体边,然后将手伸进了都护的怀中,摸出了一块玉佩。

姬显猛然想到了什么,面上霍然变色,一个快步冲到滦景明身边,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却看到庄卢废的动作一点也不比自己慢,早就冲在自己前面,冷笑着对滦景明说道:

“滦先生,咱们以前说的什么来着?这次行动是大家一起计划的,这块玉佩意味着什么,我想你和我们一起清楚。若是你单独留下,只怕是想和我齐鲁两国一起为敌吧?”

这个长相粗豪的人,却也聪明得紧,巧妙的把姬显拉到了自己一方。就听滦景明笑道:

“庄先生,姬显公子,你们不必这样看着我,滦景明绝对不会把这块玉佩据为己有的。这玉佩上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,现在我也看不出来。我看不如这样,先将夏息姑娘带到公子的府上,然后我们再一起仔细研究如何?”

姬显和庄卢废互相看了看,缓缓点了点头。就听夏息说道:

“想要我走,也可以,请你们先将都护大哥的尸体埋了。你们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,我恳求你们,让都护大哥安安静静地走吧......”

几个人长长叹息了一声,却看到游晤夷从后面走了上来,也不说话,将都护的尸体抗到了自己身上,在夏息充满了愤怒的目光中,大步走出了这个残破的,到处都充斥着血腥味的酒馆......

......

当姬显腰酸背疼地回到自己府上的时候,在他的卧室中,早有一个女人在那等候着他,见到姬显回来,这女子不无妒嫉地说道:

“终于看到你未来的妻子了吧?我早就听说夏息的美貌名动诸侯,不知道公子姬显准备什么时候把她迎娶进门啊?”

姬显哈哈笑了起来,摸着这女人的脸笑道:“尹睫淑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不开心。其实你完全不必担心,你为我做了这么多的事,他日我成为了鲁国国君,必然不会亏待于你!”

尹睫淑的面色这才好看了一点:“可怜那个游晤夷,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。他还真的以为我是他的救命恩人。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,这人除了是个一流的杀手,但也没有必要让你费这个大的心思?”

“我一直认为他就是燕朔,如果真的是的话,那么,对于我们来说就太为重要了。”姬显沉思着说道:

“可是现在看来,是我猜错了。滦景明和燕朔见过面,非要置燕朔于死地,但当他见到游晤夷的时候,却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。还有夏息,她是和燕朔一起从莒国跑出来的时候,但夏息对游晤夷的,却根本只有愤怒。所以游晤夷和燕朔一点关系也都没有......”

“那么你还要留着这个人做什么?”尹睫淑不解地问道。

姬显苦笑了下:“现在我想杀他也不可能了。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游晤夷竟然会投靠了滦景明,成为了滦景明身边一条忠实的狗。看来死士,有的时候也是无法信任的......”

“不过这个人在床上的时候......”尹睫淑眼中痴迷一闪而过,见到姬显脸上露出了不悦,赶紧转移了话题说道:

“我听人说你们得到了一块玉佩,这就是解开那个秘密的关键,现在玉佩在哪里?”

“就在外面的大厅里,由我、滦景明和庄卢废分两人轮流看管,互相监视,我先回来休息一下,一会就去替换滦景明。”姬显沉吟着说道:

“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所以我们约定,明天再一起解开玉佩的秘密。”

“难道你真的想把这个秘密,和齐楚两国的人一起分享吗?”尹睫淑问道。

姬显冷笑了声:“一起?你不要忘了,这里是在鲁国,是在我鲁国的势力范围内。这个秘密,只能由鲁国人,由我来得到,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分享这个秘密。至于滦景明和庄卢废,不过是我公子姬显利用的工具而已!”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