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二章 诸国国君的秘密

发布日期:2008-11-29  浏览次数:24428

    公元前431年,楚国以贾岸为大将,以兵车二百乘北伐莒国。莒国国都被破,国君己希、将军俨其自杀殉国,莒国亡!

坐在莒国国都的大殿里,贾岸的心里并没有一丝的高兴,相反,他所赏识的俨其自杀,却让这位楚国的大将有些伤感。一个好对手的存在,远比死去要让真正的英雄觉得欣慰。

“把夏息和己午给我带上来。”贾岸坐在己希昔日坐的位置上托着下巴说道。

“将,将军……”部下显得有些慌张:“刚才得到的消息,夏息和己午已经跑出了莒国都城……”

“哦,这样啊。”贾岸淡淡地应了一声:“我平生只有一个愿望,就是坐在莒国的宫殿里,抱着夏息一起过完这一生就什么都足够了。连我这唯一的愿望也无法得到满足,你说,我应该给你什么样的处罚呢?”

那部下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来:“饶命,将军饶命,是我无能,可末将跟了你整整十年啊……请将军饶了我这次吧……”

贾岸叹息了一声,指了指面前一地的尸体:“看到了吗,这就是莒国人,这就是莒国的勇士!莒国,一个弹丸小国而已,车不过十乘,兵不过千人,尚且忠烈如此。我楚国堂堂上邦之国,难道连莒国也比不了吗?”

他挥了挥手,在声声哀号中,那部将很快被拖了出去。贾岸烦躁地叹了口气:“让滦景明来见我。”

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楚国将领,这就是贾岸最得力的部下滦景明。他看起来非常的清秀,斯文,甚至有几分腼腆。这人如果脱下身上的盔甲,更像是一个读书人。

“知道是什么人做的?”贾岸根本没有说想问的是什么事,直截了当地问道。

这没头没脑的话,滦景明却没有任何地迟疑:“燕朔。仅仅靠他一个人的力量,他就激发起了莒国士兵决死的决心。从这到城门,燕朔带着六名死士,杀我楚将十员,士兵七十一人。锋锐到处,无一人可以阻挡!”

“什么?带着一个女人,一个孩子,就靠着六名死士,杀了我十名部下,七十一个士兵!”

一直从容淡定的贾岸再也忍耐不住,猛然站了起来,眼睛死死得盯着滦景明:

“这人是谁,他哪来那么大的本事!”

滦景明垂着双手说道:“此人是俨其的儿子,从小勇名冠绝莒国。在征伐莒国之前,我曾经对将军说过这人的名字。只是将军却说,‘小小的一个莒国,除了俨其之外,还有谁值得我担心的呢?’,因此,错在于将军没有重视他。”

他这话说得实在是无礼之极,足够上司砍下他几次脑袋的了。但贾岸却怔怔地站在那里,好半天才发出了一声呻吟,颓然坐下说道:“此人比起你来如何?”

“我已经看过那些被燕朔杀死的尸体了,这人简直不是个人。”滦景明平静地说道:

“每一具尸体不是脑袋被砍成两半,就是身子被砍成两截。这点我绝对无法做到。按照我的分析,这人要么是天性残忍,力大无穷,要么……要么就是他心中有着极大的痛苦和愤怒,他必须要靠着杀人才能控制住这种痛苦和愤怒……”

贾岸坐在那沉思不语,半晌,忽然放声大笑起来:

“一个小小的燕朔,纵然有些蛮力,靠他一个人又能成什么大事?滦景明,我给你五百精兵,你帮我把燕朔的脑袋拿来。记得,夏息和己午要活着带到我的面前。”

滦景明默默点了点头,他的眼中流露着对贾岸的敬佩。其实他知道贾岸心中对燕朔产生了几分畏惧,但这样的畏惧,绝对不能在一个领兵将军身上出现。绝不能表现在部下的面前……

……

“什么?楚国伐莒!”

在齐国的宫殿里,正在用膳的齐国国君姜积听了,一只酒爵竟然叮当落地。在臣下们面前永远保持着镇静的这位齐国之主,在这一刻,竟然大现慌乱之色:

“宣相国,宣相国……”

他站起了身,不断搓着双手喃喃自语地道:“楚国动作好快,楚国动作好快。寡人早想灭了莒国,可总下不了这个决心。没有想到,没有想到,却被楚国抢了先……”

匆匆闻宣赶来的相国田白正好看到国君惊慌失措的样子,大惑不解地说道:

“大王,不过一个小小的莒国而已,被楚国灭了就灭了。虽然楚国占据了莒国,对我齐国有些威胁,可这威胁在我看来也是微不足道的……”

“相国,你有所不知道,寡人哪里是在意一个莒国……”话才出口,姜积像是想到了什么,又重新把话咽了回去:

“相国,此时起兵救莒,可行?”

田白微微摇了摇头:“只怕来不及了,莒国地小兵弱,依田白看来,最多三天,楚国必然能够灭莒,能够顶到七天以上,已经是奇迹了。这消息从到咱们这,已经过了多少天了……”

“报,莒国国都被破,莒国人在俨其带领下抗击楚军十日!”

“天,天那,小小的莒国竟然抵抗了十天?”田白无法相信地喃喃说道。

“报,莒国国君己希,将军俨其自杀殉国!”

姜积却根本就不关心这些,在那烦躁地不断走来走去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报,楚国将军贾岸以滦景明统兵五百,杀出莒国都城,去向不明!”

姜积的脚步猛然停了下来,眼中流露出了一分期盼和信任:

“好,滦景明乃是贾岸麾下第一红人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贾岸绝对不会派他亲自出去,有希望,一定还有希望……”

田白大是迷惑不解,大王好像对莒国特别重视的样子,但仔细看来却又不是那么一回事。他并不是真正关心莒国是死是活,而是似乎莒国有什么东西或者是人,对大王特别重要一般。

“相国,我听说你的食客中有个叫庄卢废的,为人勇猛,又最精明,可否借寡人一用?”姜积脸上堆起了笑容,问道。

“大王要用,田白即刻便让他进宫。只是田白心里疑惑得很,大王对这莒国……”

齐国国君叹了口气,说道:“相国,你知道莒国一个弹丸小国,虽然也曾经强盛过,甚至还打过齐国疆土的主意,但后来只要随便哪个国家一挥手间便可使其灭亡。可为什么亡了又立,总也不能真正亡国,复国的速度甚至比亡国的速度还要快吗?”

见田白脸上一片茫然,姜积叹息着自顾自说道:

“这其中有一个秘密,天大的秘密,可是我不能告诉你啊……这个秘密,寡人知道,楚国国君知道,鲁国国君知道,几乎所有强国的国君都知道,但却没有人敢说出来的……每个人都想灭了莒国,可终究到后来还是只能默认他们复国啊……”

田白只觉得今天的国君奇怪到了极点,但他也隐隐知道了,各国国君一定掌握着一个和莒国,不,和自己有关的秘密。也正是这个秘密,才使得小小的莒国能顽强地存活下去。

“算了,这事你还是少知道一些为好。”姜积低声对田白说道:

“那庄卢废也不必宣进宫来了,你秘密挑选一百名勇士,交给他去掌管,你告诉他,一路跟着滦景明,密切注意他的举动。我猜滦景明追杀的一定是夏息和己午,千万不能让这两个人落到楚国人的手里。逼不得已的时候,杀了夏息和己午……”

“田白谨遵国君之命,生见人,死见尸!

 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