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二十一章 遁世(烽火Ⅰ大结局)

发布日期:2008-11-28  浏览次数:10982

    就这样,冰钰一路快马加鞭,追踪着皋狼的脚步,从东胡到中山,却总是差着那么一步,无法跟上皋狼的行程。皋狼的行踪本来就比较隐秘,再加上魏国和中山的战争,使得皋狼的消息更难打听。

最后,冰钰又回到了赵国邯郸,在天下马场,她终于等到了皋狼。

皋狼当时看到站在河边的冰钰,不禁使劲眨了下眼睛,证明自己的眼睛并没有出现幻影。依旧是一身紫衣,依旧是倩影如冰,美人如玉。

皋狼不仅一声欢呼,冲过去,把那人儿一把揽入怀中:“不错,不错,真的是你,我没有看错,我没有做梦,冰钰,你真的回来了?你原谅我了?”他深深的,深深地吻了下去。

两行清泪从冰钰眼角泌出:“我回来了……”

天边夕阳如火,如血的晚霞给大地涂抹上了一层红色。皋狼和冰钰两个人拥抱着站在河边,直到周围所有的景物都陷入到了黑暗中,皋狼还是不愿意松开冰钰。

良久,黑暗中,冰钰看着皋狼消瘦的脸庞,哽咽着说了句:“老天保佑,我还来得及找到你,这些日子,我找你找得好辛苦。”

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皋狼托起冰钰的下巴,心疼地看着她。

“你上当了,你不是晋国国王的后人,别人想利用你,晋国国王的后人是个女孩子。他们要她嫁给你,当王后,他们都是坏人。”冰钰觉得自己语无伦次,无法把这件事情完完整整地说出来。

皋狼全身的血一下降到了冰点:“冰钰,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,别着急,你慢慢说,我不怕的,我不怕的……”

冰钰忍住眼泪,开始从自己到楼烦国的事情说起,原原本本把自己看到听到的都讲给皋狼听。她没有说自己的看法和判断,她相信皋狼自己会做出判断的。

听完后,皋狼开始沉默,冰钰感觉到他全身都已经绷得紧紧的,黑夜里,皋狼的眼睛亮的如同夜空里的星星。

“我要去问先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。”皋狼从牙缝里面一个字一个字的挤了出来。他感觉到自己胸膛上的创口又开始迸裂,血慢慢地流了出来。

“啊,你不要伤害自己,你别伤心,别为坏人伤心。”冰钰忽然感觉到自己贴住皋狼胸脯的脸庞有些湿热,闻到一股腥气,仔细一看,竟然有血从皋狼的衣服里渗出来。

“我没事。”皋狼一下坐到地上,嘶哑着嗓子:“冰钰,我该怎么办?我该怎么办?”

“皋狼,我们走吧,不要再理会这里的事情了,我们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,那里有山有水有树有花。我给你生很多很多小孩,我们快快乐乐地住在那里,直到老死,好不好。”冰钰坐在皋狼对面,用手扶着皋狼的肩膀,凝视着皋狼的眼睛。

皋狼的眼睛里面闪着古怪的神采,冰钰甚至有些担心,皋狼会不会根本就没有听到她说的话,似乎皋狼的灵魂已经脱离身体而去。

一个人,将近二十年,都是为了一个复仇的信念而生活着,奋斗着,忽然有一天,有人告诉他,原来自己为之努力的一切,都不过是给他人做嫁衣裳。原来自己一直怀念的父母,并不是自己的父母,自己最信任的长者,原来是把自己当作一件工具而已。那么,这个人会不会就在知道真相的瞬间崩溃?

冰钰担心地看着皋狼,心里又千万句话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。皋狼能不再有自己的家仇国恨的困扰,也许对他们两个来说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,只是如今到底怎样才能让皋狼走出信念崩溃的状态呢。

露水打湿了冰钰的衣衫,不知不觉,一夜已经过去了。皋狼忽然站起身来,冲着冰钰微微一笑:“我想通了,我们一起归隐山林,不再去理会这天下的纷争了,好不好?”

冰钰大喜,一下跳了起来:“你真的想通了?太好了,想通就好,想通就好,这些什么国恨家仇,天下大势的,让那些喜欢的人去鼓捣吧。”

“不错,就让喜欢玩弄权柄的人去下这盘棋吧,我此生有你相伴,也无憾了。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,最后一件事情,是一定要去办的。你在这马场等我,三天后,我来马场接你,我们一起离开。”皋狼看着冰钰,坚定的语气表示自己一定要把最后一个心愿了掉。

“你去吧,我会等你回来。”冰钰不愿意勉强皋狼,既然他能想到现在这个地步,也是一件好事,她也不会去问皋狼要去做什么,她明白,她只需要做一件事情,就是在这里等待皋狼回来。

三天后,当皋狼风尘仆仆地赶回天下马场的时候,远远的,他看到了一股黑烟在马场上冒出。远处有蹄声传来,皋狼心里一紧,将马头一转,连人带马转到一个小山丘后面。只看到一个人骑着马冲了过来,却是自己马场里面的老管家。

皋狼一个呼哨,那马彷佛听到命令似的,掉转了头,向皋狼奔去。

老管家一看到皋狼,面上一喜:“主人,不要去马场,那面有埋伏,你快走,冰钰姑娘被她师父救走了,马场里面的人就剩下我一个……”说到这里,老管家一头载倒在地上,背后的箭伤迸裂,血喷了出来。

“福伯,福伯。”皋狼急忙给老管家止住血,涂上药膏,将他抱上马背,放马奔入远处的密林中,这里的地形他是无比的熟悉,自然不怕有人会找到自己。

在一个山洞里,老管家喝了些水,精神恢复了一些,才缓慢的讲述起马场的事情。

就在皋狼走的第二天,冰钰忽然接到她师父的消息,得知有魏兵要对天下马场不利。冰钰将计就计,想就趁这个机会,造成皋狼被魏兵所杀,天下马场就此成白地的假象,好让他们以后的隐居生活不被打扰。

没想到,魏兵的来势太快,才布置了一半,魏兵就已经到了马场。在魏兵的围攻下,冰钰气力不支,就在最危急的时候,冰钰的师父突然杀出,救了冰钰就走了。而马场的人也各自逃命去了。

老管家骑着马,仗着地形熟悉,逃到这里,没想到刚好碰上皋狼。

皋狼听说冰钰被师父救走,心里松了口气。老管家从怀里掏出一方锦帕:“这个是冰钰姑娘临被师父带走前交给我的,老天保佑,让我碰到你。”

锦帕上是冰钰的字迹:“怨怨相报何时了?世事纷争空自扰,相伴林泉观鹤舞,只羡鸳鸯不羡仙。”

皋狼凝视着锦帕,良久良久,忽然哈哈一笑,将锦帕收入怀中,“好一个世事纷争空自扰,冰钰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哈哈,你放心,这肮脏人世,我是再也不要踏入了。只是,天下这盘棋,我不做棋子,那要给其他棋子添点麻烦才是……”

几年后,天下马场的名字也慢慢的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去,皋狼和冰钰,在人世中也彷佛失去了踪影。直到很久很久以后,庞涓、孙膑,苏秦、张仪这四个同门师兄弟把天下搅成一片乱局,人们才从这四个人的只言片语中,知道他们的师父是“鬼谷子”。没有人见过鬼谷子的真面目,也没有人找到过那个叫做“鬼谷”的地方。但是人们唯一知道的是,鬼谷子的四个徒弟,常常被师父戏称为,决定天下大势,七国合纵的四大棋子…… 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