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十一章 刺杀(上)

发布日期:2008-12-06  浏览次数:6976

鲁国的居闲城的城守雍绶,在鲁国为官近三十年,为人勤勉,为官清廉,爱民如子,其当时声望一时无双,素来有自孔丘后鲁国第一贤能之称。

鲁国国君对于他的信任,也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。城守虽然不是一个特别高的官职,但却握有很大的权利。一城之军政大权皆操于城守之手。尤其是对于居闲城这样一个复杂的地方而言更是这样。

这里连接着齐国和楚国,一旦与两大国有战事,居闲城势必成为第一个受到冲击的地方。而在这个时代,地域疆境的概念甚是模糊,可以几乎说是没有。齐楚两国大量犯了罪的人纷纷逃出自己的国家,拥到居闲城内,以躲避本国刑罚处治,这也造成了居闲城的复杂性。

但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变数的地方,却因为雍绶的到来,十五年来竟然没有发生一起大的案件。这对于各国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。

是人就总会有仇人的,曾经也有一些心怀不轨之徒,曾经秘密想要刺杀过雍绶,但这些人中却没有一个人能成功。

当年的鲁公子鄙,以好女色闻名于鲁国,受国君委派巡视居闲城的时候,召了两个女人一直通宵达旦欢娱到深夜,这对于一直讲究礼法的鲁国来说,是一件难以容忍的事情。但碍于鄙的特殊身份,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头管的。

偏偏就是生性耿直的雍绶,持剑站于鄙的屋子外面,一直站了整整一个晚上。到了天大亮的时候,那两个女子带着满面的倦容出来,雍绶立即大声命令拿下,并以“淫乱鲁国世子”的名字,当街宣判了她们的罪行。

其后,他又派人拿了鄙最宠信的家奴北考,当场就割了北考的一只鼻子以示惩戒。

心爱的女人被杀,宠信的家奴遭辱,让公子鄙又羞又怒。他是鲁国的公子,一个小小的城守,怎么敢这样对待他?可是这事本来就是自己有错在先,雍绶又是名满天下,心怀愤怒的公子鄙当然不敢明里对他怎样,但这口气却又让他怎么能咽得下?

少了一只鼻子的北考为公子鄙出了一个主意,招募杀手死士,秘密刺杀雍绶以泄心中之怒。公子鄙大喜,乃重金收买了三个杀手,企图在雍绶巡查街头的时候刺杀之。

雍绶素来勤政爱民,出街巡查时身边只带一老奴而已,在这三个杀手看来,要想刺杀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主仆二人,实在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。但就在他们想要动手的时候,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在一瞬间发生了。

当杀手刺倒了那个老奴,正准备对雍绶动手的时候,那些附近的百姓,竟然奋不顾身地冲了出来,以自己的性命保护他们敬爱的城守。只不过短短的一段时间,围聚在雍绶身边的百姓,竟然达到了数百人之多。

三个杀手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被拿住,随后他们便招募出了幕后的主使。雍绶见牵连到了国君的儿子,自己不敢擅做主张,便将这件事上报给了国君。

惶惶不安的公子鄙,干脆横下一条心来,一连派出了几批杀手必要置雍绶于死地。谁想到,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,不管雍绶身边有没有百姓护卫,那些派出去的杀手,竟然没有一个能够回来的……

随后,闻听了此事的鲁国国君暴怒之下,夺去了公子鄙的一切封号,将他流放到了一个偏远荒凉的地方。而那个在后面出坏主意的北考,则遭到了车裂的下场……

就是这样一个百姓爱戴,国君信任的好官,现在,却成为了游晤夷准备刺杀的目标。

“永远不要被一个人的外表所迷惑……

不错,不管从什么地方来看,雍绶都是一个各诸侯国中绝无仅有的好官,但是,除了我,没有人能真正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这人根本就是齐国派到鲁国的奸细,而且是一个隐藏得最深最深的奸细。三十年,他在鲁国潜伏了整整三十年了……却依旧没有人能揭穿他的真面目。

我也是偶然之间才知道了他的真相,但当我把这告诉给国君的时候,国却根本就不相信,反而还把我狠狠地训斥了一通。但我知道,鲁国早晚都要毁在这个人的手上!

当年,我的哥哥公子鄙,也正是发现了他的阴谋,这才中了雍绶的奸计,被国君所流放。这个人,绝对不能再在鲁国存在一天……

我要你刺杀的就是这个人,为了鲁国的未来。

你要知道这次刺杀的艰巨,不管成功还是不成功,你都会成为整个鲁国的公敌,因为在鲁国人的眼里,这人是那么的贤良。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……”

姬显的话再一次在游晤夷的耳边响起,游晤夷也能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答姬显的:

“我不管这人是好人还是坏人,我只是要把自己的这条命还给公子而已。公子礼贤下士,为了我不惜得罪所有的客人,这点已经让游晤夷感激不尽了。士为知己者死,不管游晤夷能不能刺杀成功雍绶,这件事都和公子一点关系也都没有……”

现在的游晤夷,就坐在当日他和姬显见面的那个小酒馆里,依旧穿着有些破旧的衣裳,依旧低着头一声不响的在那喝着闷酒。但姬显告诉过他,当巡查结束之后的雍绶,总喜欢在这休息上小半个时辰,顺便吃上一顿午饭……

雍绶进来了,长得和姬显给游晤夷看的画像上一模一样。他一进来,酒馆里的人纷纷热情的和雍绶打起了招呼,只有游晤夷,却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一般。

店主人亲自为雍绶端来了饭菜,游晤夷远远地看去,简单得很,这完全不像一个城守应该吃的,但雍绶却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,不时的还抬起头来,和身边的酒客们聊上几句。

“城守大人,我就游晤夷,是来自莒国的难民!”

正当雍绶吃完了午饭,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,一个年轻人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一听这年轻人来自于莒国,雍绶急忙请他坐了下来:“莒国,莒国。哎,雍绶当日听到莒国城破,心忧如焚。小兄弟不必担心,自莒国亡后,多有莒人逃难到居闲城,雍绶已经命人妥善安置了。一会小兄弟便可随我一同前往,总也能吃上一口热饭的……”

“小人衣食暂时无忧,请城守大人不必牵挂。”游晤夷从容地说道:“今日来见大人,只为大人提一个醒,楚国灭我莒国后,下一个目标不是齐国就是鲁国!”

雍绶大吃一惊,哪里想到这年轻人居然张口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,急忙追问,却听游晤夷说道:

“自熊仲成为楚王以来,急欲建功立业,追随惠王功绩。北伐灭莒,只不过是他试探性的军事行动而已。一个小小的莒国,便是灭了,也增添不了他多少的光彩。但这对于楚国上下军民来说就大不一样了。

大人,自楚灭莒之后,楚国军民士气高涨,尤其是贾岸,老谋深算,精通兵法,必然不肯放过那么好的机会,必然会挟得胜之威,一鼓作气,再为楚国开疆辟土。而齐国或者鲁国,我料一定是他的下一个目标。”

“小兄弟竟然能有如此见识,哎,远胜我鲁国人多矣….”

雍绶长长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不瞒小兄弟说,就在今天,我接到了密报,楚国在贾岸的指挥下,发兵车七百乘,已经开始大举伐齐了!”.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