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十三章 一个不平静的夜晚

发布日期:2008-11-28  浏览次数:9594

    冰钰已经来不及回剑,她一咬牙,连人带剑朝那使斧子人的背上刺去,用的是两败俱伤的打法。

那个使斧子的人只觉得背上一痛,已经被划开了一道口子。而冰钰后面使鞭子的人却不知道怎么的,一下呆住了。因为他的鞭稍在触及冰钰的时候,忽然从中间一下断开了。

冰钰刺伤那个使斧子的人后,回身就又向使鞭子的人刺去。趁他还在愣神的时候,冰钰的剑已经抵在了他的胸口。

“是什么人派你来的?”冰钰喝问,隐约的,她有些担心皋狼。

“哈哈,这个问题,如果你想知道答案,就去问我们的主人。”那个使鞭子的人倒是挺强悍的,看着抵在自己的剑尖,依然不肯认输。

“你死到临头,还嘴硬,你认为你还有资格让我去见你家主人嘛?”冰钰冷冷一笑。这么美丽的地方,她真不想杀人破坏夜景。

“这个嘛,没准我主人那里有你们想见的人呢?”使鞭子的人目光闪烁。

“没准我们这里也有你主人想见的人呢?我先杀了你们两个,你主人自然会来见我。”冰钰根本不吃他那一套,剑尖一挺,眼见就要刺穿他的胸膛。

却没想到那个使斧子的人只是皮肉被划伤,此刻见情况不妙,脱手把斧子砸向冰钰的长剑。

趁着冰钰回剑闪过大斧,使鞭子的人跃向使斧子的人,将他往背上一抗,一溜烟的跑了。

冰钰不想去追,也就随他们去了。不过,她的心情可被破坏殆尽。她意兴阑珊的收起自己的剑,冲着躲在树后的夏临风叫道:“好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

夏临风一脸坏笑,从树后跳出来:“小兄弟,刚才那一战很凶险啊。”

冰钰白了他一眼,心里想,这个人手无缚鸡之力,走了那么多地方,居然没有被人打劫,简直是运气好到没有天理了啊。

“刚才真是奇怪啊,那个人的鞭子马上就要缠住你脖子的时候,忽然从中间断了。你是怎么把它弄断的?”夏临风兴致勃勃的问冰钰。

“哦?我没有啊。对了,他的鞭子是怎么断的?”冰钰忽然想起刚才的那件怪事,当时她回身看到半截断鞭的时候,还没来得及想清楚。

“我以为是你用什么方法弄断的呢。”夏临风满脸的崇拜之情顿时减少了许多。

“算啦,我们快点回去了。也不知道皋狼怎样了。”冰钰心里总有些不安,这些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上他们,想来想去,该不是皋狼出什么事情了吧。

两个人急急忙忙赶回去,城门早已经关掉了,不过这个难不倒冰钰,从在临淄的时候,她就已经学会随着师父半夜爬城墙出入宫门和城门了。

不过当冰钰把气喘吁吁的夏临风拉上城门的时候,心里还是惊讶,为何一个看上去并不怎么壮实的男人,怎么会这么重。特别是看到夏临风居然没有一丝丝愧疚的意思,更让她忍不住要嘲讽两句:“我说夏兄,你这样的身手,在这乱世里行走,居然还能保住性命,这么好的运气,不妨给我分一点。”

夏临风居然丝毫不感到脸红,居然笑得很得意:“这个嘛,阿水兄弟,你可要向为兄多多学习。这个为兄别的本事没有,交朋友的能力还是有一点点的。你看,这一路,不都是朋友帮忙嘛。现在如果没你这个朋友,为兄确实危险的紧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些人肯定是冲着你来的啦。不过放心,兄弟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。”

冰钰忽然有一种冲动,想把面前这个正说的口水四溅的家伙一脚揣下城去。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脸皮这么厚的人呢?

回到客栈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时分了,不过皋狼的屋子里面一片漆黑,冰钰敲门没人答应,径直推门进去。屋子里面没有人回来过的痕迹,皋狼居然到现在还没回来。冰钰心里有些着急,当下就要去那使者住的驿馆去找皋狼。

“你疯啦?现在半夜三更的,你去了恐怕连大门都进不去。”夏临风见冰钰那么着急,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他觉得,男人嘛,估计此时正在哪个风月场所进行交际呢。冰钰未免有些大惊小怪,彻夜不归对于男人的应酬来说,应该是正常的事情。

“谁说我要走大门的?你不觉得奇怪吗?我第一次到大梁,怎么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就要来找我们的麻烦?我想来想去,只有和皋狼有关。我怕他出事。”冰钰不想和皋狼多罗嗦,说完就要进自己房间去换上夜行服,好去驿馆看看。

“你说的有道理,要不我们一起去吧,我反正一个人待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。”夏临风认真地想了想冰钰说的话,做出了决定。

“昏倒,不是我要刺激你,只是你自己认为,你去了,能给我帮什么忙吗?难道你也能和我一样飞檐走壁?”冰钰实在没想到天下居然有这么没有自知之明的人,虽然他也许是一片好心,不过,拜托,并不是有好心就可以,这个世界上,好人未必能做出好事来,好人也不代表能力和智商。咦,这个观点好熟悉,好像师父以前经常这样说过哦。

“至少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。”夏临风似乎一点都没有点惭愧的意思。

“随便你啦,只要你能跟上我,另外,别指望到时翻墙的时候我会帮你。”冰钰懒得再和他纠缠,换了衣服,立刻就朝驿馆那里奔去。

没有听见夏临风跟上来的脚步声,冰钰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。

驿馆那里黑黑的,很安静,冰钰心里一沉。如果皋狼还在里面谈事情,不会没有一丝灯光啊。她绕到驿馆的后面,从墙上翻了进去。

冰钰绕着房子走了一圈,躲过两个巡夜的侍卫。没有一间房子有灯亮着,偶然有些房子里面传出阵阵的鼾声。冰钰查看过所有的房间后,心里有些着急。最后她一咬牙,跳进一间开着窗户的房子。

床上的那个人睡的正香,忽然感觉脖子上一阵发凉,刚从梦中醒来,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自己床前,一把长剑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顿时,所有的睡意都消失殆尽。

“从赵国来的使者住在那个房子?放心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冰钰压低声音,她还正担心这个人控制不住情绪大叫,她总不能杀了这个无辜的人吧。

还好,这个人还比较镇静,毕竟,能够作为使者出使别国的人,心理素质起码经的起考验。

“赵国来的使者住在我后面的那个院落的房子里面。不过他们的使者今天傍晚时分就被魏王召进宫里去了。到我睡觉的时候也没见回来。”

“很好,多谢,你继续睡觉吧。”冰钰用剑柄在他头上一拍,那个人顿时沉睡过去。

知道皋狼和使者进宫去了,冰钰心里松了一口气。她决定返回客栈,刚从后墙上翻下去,就看见一个人影正悠闲地在墙下踱步,嘴里还念念有词。

居然是夏临风,冰钰一阵头大。这个家伙居然还穿着一身招牌的白衫。莫非他想在这样的夜色里面让自己更见显眼一些?

“你脚步倒不慢啊?跟着我到这里,怎么不进去?“冰钰调侃了他两句。

“君子不入危墙。怎样?皋狼兄没在里面?”夏临风并不为自己没能力翻墙入室而感觉有什么惭愧的。

“你怎么知道他不在里面?”冰钰刚反问了一句,忽然觉得这个实在有些弱智,如果皋狼在里面,她自然也不会一个人翻墙而出了。

夏临风笑嘻嘻地看着冰钰,似乎也在为这个白痴问题感觉好笑。

“好啦,他们都被魏王召到宫里去了,我要回去睡觉了。“冰钰加快脚步,不再理会身后的夏临风。

所以,冰钰也没看到夏临风听到她说的话后,那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冰钰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,不知道为什么,没有听到皋狼回房的脚步声,她总是不能安心地睡过去。

直到天快亮的时候,迷迷糊糊的冰钰忽然听到轻轻地敲门声,不知道为什么,她立刻就觉得,一定是皋狼回来了。她从床上跃起,光着脚,去打开门。

皋狼跨进门来,一夜未睡,但是依然神采奕奕。他看着冰钰,咧嘴一笑,眼睛里又闪现出嘲弄的神色。

“你才回来?”冰钰的声音很低。

“是啊,不放心你,专门过来看看你,你再睡一会?”皋狼温存的把冰钰抱回床上,把被子给她盖严实。

“你累不累啊?要不,你在这里靠一会?陪我说说话?”冰钰的脸上飞起一片红晕。这一路来,夏临风这个超级大蜡烛,让冰钰和皋狼几乎没有单独相处的时光。

“我不累,我陪着你,等你睡着了,我再回去,好不好。”皋狼的眼神变得有些恍惚,还带着一丝坏坏的嘲讽。

刚才冰钰一身白色的贴身小衫,尽收皋狼的眼底,想起那天冰钰坠落河里,那被水浸透的衣服,紧粘在身上,那毕露的曲线……

冰钰听见皋狼有些沉重的喘息,心跳忽然加快了许多。皋狼的一双有力的臂膀,轻轻地环住了她。她闭上眼睛,轻轻地呼吸着皋狼身上的气息,有酒味,淡淡的皮革的香味道,还有,青草的味道。

皋狼的脸贴在冰钰的脸上,轻轻地摩擦着。他的胡子碴扎的冰钰的脸蛋痒痒的。冰钰的心跳得愈发不受控制了……

窗外天色渐渐地亮起来,冰钰满脸红晕,伏在皋狼的怀里,浑身酸软。而皋狼则眯着眼睛,轻轻地抚摸着冰钰的头发。

冰钰轻轻地推了推皋狼:“你快回去吧,等会万一被别人看见了,那我……”

“哈哈,你怕什么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皋狼的夫人了。”皋狼咧嘴一笑,满眼的温柔。

“嗯。”冰钰轻轻地哼了一声,懒洋洋的不想动弹。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,那个夏临风如果知道自己是女人,还不知道会怎样个目瞪口呆呢。

当夏临风来敲冰钰的门的时候,看到开门的是皋狼,当时吃了一惊:“皋狼兄何时回来的?太好了,昨晚阿水兄弟可是担足了心,嘻嘻,还专门到驿馆去察访你。怎样,没什么事情吧。”

“还好,我和小兄弟这里有些事情,你先去吃饭,待会我们再碰头?”皋狼语气里面的不容置疑,让夏临风识趣的没有强行挤进门来。

最重要的是,夏临风知道自己肯定没皋狼力气大,既然挤不过去,那又何必白费力气呢?

一直过了半个时辰,皋狼和冰钰才下楼来准备吃早饭。冰钰依然是一身胡服打扮,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死活不好意思恢复女儿装扮,皋狼只是咧嘴一笑,也不勉强她。只是皋狼眼里的嘲弄之意,让冰钰脸上又飞起了一阵红晕。

用完饭,回到屋子里面喝茶的时候,皋狼才对冰钰和夏临风说起昨晚的事情。

原来昨天皋狼到了驿馆以后,就同孛丁一起分析魏国朝中大臣的立场,定出各个击破的计策。没想到傍晚时分,魏王派人来请孛丁。皋狼见这是个好机会,就随同孛丁一同进宫去见了魏王。

冰钰到是不太在意皋狼面见魏王的事情,倒是夏临风听的津津有味。他问道:“那魏王长的何等模样?都说这魏王也称得上是一代英主,他自从登上王位,这十几年来,魏国的地盘扩大了不少。在中原三国里稳居老大的位置。”

“不错,魏王确实是有一方霸主的气魄。”皋狼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在魏王宫里的情景……

魏王宫的建筑没有赵王宫那么雄伟粗犷,但是宫殿花园布置的却多了些精致。随着侍卫一路走到最大的建筑,皋狼不断瞥到在草丛中,树林里,隐约有冷冷的寒光闪出。那是隐藏的侍卫手里拿着的兵刃映出的金铁光泽。

魏王是在偏殿和他们见面的。魏王中等个子,四十岁左右年纪,肤色微黑,眼神中有一种不同于常人的沉毅。

安排落座以后,魏王向孛丁问候了赵王的情况,然后,等孛丁恭恭敬敬地送上公子成的亲笔私信后,魏王并没有看那封信。他把目光投向孛丁旁边的皋狼。

魏王的目光炯炯有神,但是并不凌厉,反而有种特别的亲和力,让人一见之下,就会有种信任感,觉的他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。

“你是天下马场的场主皋狼?”魏王的这句话让孛丁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。皋狼一直很镇定,他站起身来向魏王施了一礼:“在下就是皋狼,为了能面见殿下,不得已作为孛丁大人的随进宫,没有事前禀报,请殿下见谅。”

魏王微微颌首:“当初子牟去赵国前,我就叮嘱他,一定要和天下马场的主人见见面,我魏国需要大量军马,场主的马匹天下闻名。如今一见,果然是难得的豪杰之士。”

皋狼心里暗生警惕,这个魏王看着不动声色,却一眼就能认出自己,其谍探网络的广和深算来看看,应该是各国中首屈一指了。

“不知道皋狼场主此次来魏国,有何见教?”魏王并不怎么理会孛丁,到是对皋狼充满了兴趣。

“大王雄才大略,我这等草民,也无非多卖几匹马,和下面的弟兄们谋点饭吃,军国大事,在下不敢多言。”皋狼恭恭敬敬地回答。

“场主过谦了,这几年,天下马场崛起之快,商队到达的地方之多,实在可以称的上天下第一了。在我看来,天下马场和天极阁一北一南,势均力敌。只是天极阁一直隐在暗处而已,不如场主做事光明磊落了。”魏王的语气虽然淡然,但是他身为一国之主,居然对草莽之中的事情了解的如此清楚,让皋狼也好生佩服。

皋狼忽然又想到上次在汤阴,长风堂主找来的“风花雪月”夫妻,还有原思公子,弧月大师,正是应魏王的要求,去调查魏国太子被刺杀一事。难道魏王找上天极阁,目的并非那么单纯吗?

没等皋狼多想,魏王居然直接问他:“你觉得魏国灭中山国,是否可行?”

“大王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?”皋狼直视着魏王,他忽然觉得,在魏王面前,最好还是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看法。

“现在这里,就听真话。”魏王微微一笑,这淡淡的笑容,有着让人心平静的威力。

“魏国灭中山国,当然可行。”皋狼毫不犹豫。

“哦?中山国和魏国并不相邻,中间隔着赵国,魏国攻打下了中山国,对魏国有什么好处?”魏王看着皋狼。

“中山国位于赵国境内,魏国如果占据了中山国,那么就遏守住了燕国、齐国西进的要塞。驻守一支大军在中山国,如果魏国要出兵攻打楚国或者秦国,齐国如果出兵援助,则后防空虚,要担心中山国那里的驻军趁机偷袭。因此,对于魏国来说,想要西进或者南进,必须要让齐国有所忌惮,才不会阻挡魏国的扩张。”皋狼侃侃而谈。

“不错,可惜我国中能看到这一层的却寥寥无几……”魏王淡淡一笑。

 “赵国愿意全力支持魏国攻打中山国。”孛丁趁机接上一句,毕竟自己这个正牌使者,被晾到一边实在是太没面子了。

“那么子牟的死,你们可查出了刺客?”魏王提出了孛丁最不想听的一句话…… 
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