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十七章 绝决

发布日期:2008-11-28  浏览次数:5753

    皋狼,天下马场的主人,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那就是“铁流”的首领。可是他的第二个身份,知道的人,却是少之又少。马下马场的人,只知道皋狼是一个出色的马场主人,一个很有本领的商人。而“铁流”的高层,能够直接和皋狼接触的,除了范朔,只有四个人。而这四个人,更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,或者是看着他长大,他们亲如手足。不错,这四个人,就是曾经到马场里来过的甘宁、荣番、公羊坚、木子方。

铁流里面按照“风雷雨电”分成四组,风组负责在尽可能多的范围内建立起情报网络,收买重要人物,传递情报。雷组则负责同除过韩赵魏三国的其他国家甚至西到西域、北到匈奴、南到岭南等地的国家部落通商、结交权贵人物。雨组负责培养人材,专门挑选十岁左右的孤儿,按照各人的性情资质,分别培养成谍探、商人、军略家、游说家、刺客、死士六大大类别,这六大类别下面则还会一一细分。而电组,则是负责埋伏、刺杀、打劫一切暗中的杀戮活动。

荣番、甘宁、公羊坚、木子方就是这四组的负责人。皋狼相信他们就象相信自己一样,他们宁可死,也不会出卖自己的。

范朔先生,自然也不会把自己的身份透漏出去。

那么,为什么还会有人把天下马场和铁流联系起来呢?

皋狼低着头思索了一会:“先生,你可知道是哪里出了纰漏?我思量了一下,这些年来,每次和铁流那里的联系,都是他们四个人负责,而我们每次的见面,也都是小心又小心,都以买卖为名义,堂而皇之的见面。除非偷听过我们的谈话,否则绝对不可能认为我和他们除了生意还有另外的关系。”

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既然已经有人在察访天下马场,你要多注意一番,铁流是我们十几年的心血,绝对不能遭到破坏。现在魏国国君开始追查昔年魏国太子被刺杀一事,你要多留心,魏王雄才大略,这事情不会这么简单。那时我们谋划的一系列死士刺杀事件,本来想挑拨韩赵魏三国互相猜疑,最好能三国兴兵,拼个你死我活。当时韩国赵国都已经中了我们的计策,在韩赵两国分别过来向魏国借兵攻打对方的时候,魏王却说服了他们,三国约为兄弟,韩赵两国将魏王视为兄长。那次,我们最精锐的死士用了将近一半,最后却功败垂成。唉……,魏王这个人,才是我们最大的对手啊。”范朔说到这里,眼睛里忽然闪起一道光亮,下棋的人,最快乐的事情,无非就是棋逢对手。

现在的天下,就是一局棋盘。

“这次魏王攻打中山国,就是我们的机会。你一方面要全力帮助魏王,确保取下中山国,另外,中山国内的抵抗力量,也要抓到你的手里。让他们在这次尽量不要反抗魏军。等魏国取下中山,驻守军队以后。魏赵两国的关系必然会慢慢地紧张起来,哈哈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。如今的赵王,野心勃勃,他不欲和魏国争夺中原之地,就想向北面拓展疆土。这次魏王夺取中山,想必也是看出了赵王的心思。”范朔沉吟了一下,看着皋狼,“你明白了吗?”

“我明白了,中山国那里,我要亲自去一趟。先生下一步准备怎么安排?”皋狼对范朔,总是有一些敬畏之情。

“我准备去秦国。”范朔简单的说了一句,眼睛微微闭上,“你这次为了儿女私情,唉,却把一个好的盟友给错过了。”

皋狼心里知道,他和冰钰的事情肯定是瞒不过范朔的,当然,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瞒住先生。

“先生,我,……,我不会忘记我该做的事情的。只是,我是真的喜欢冰钰。我身上背负的责任,我从来就没有丢下过,以前没有,现在也不会有。”皋狼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,他很怕范朔会对他失望。

“你下来打算怎么办?告诉她你所有的事情?你能保证她会一直站在你这边,一直支持你?”范朔的声音有些冷。

“我也正在为这件事情犹豫,先生,我不想欺骗冰钰,只是我不知道,她如果知道了这些事情,她会不会怪我,因为,因为当初,本来就是我们设计抢劫齐国的送亲队伍,让齐国和秦国一起来对付赵国的。我担心,以冰钰的性格,会恨我。”皋狼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不安的神色。

“真是冤孽,只要你的儿女私情,不会影响我们的大事,我不会管的。不过,如果中间有了什么差错,我希望你能亲手了断。”范朔的面上没有一丝表情。

“先生……”

“什么,难道这都是真的?”此时,在天下马场里面,冰钰盯着紫萝,满脸的不相信,“皋狼,皋狼真的就是那次劫持送我去秦国的车队的主谋?”冰钰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在颤抖着。

“不错,我追踪那风花雪月夫妻两个,一路上断断续续地听到一些消息。我才知道,原来一切都是阴谋,皋狼表面上是天下马场的主人,实际上没有这么简单。他只是打着商人的名义,做他自己想要做的事情。”

“那他到底是什么人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难道他一直都在骗我?”冰钰的面色煞白,浑身的力气似乎都在一丝一丝的被抽走。

“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,只是他似乎和前几年韩赵魏一些贵族被刺杀事件有关系吧,没准是他主谋也说不定。”紫萝看着冰钰,眼神中透露出无奈。

“他为什么要骗我?”冰钰喃喃地重复着这一句。她为了他,可以不做公主,甚至背叛了父母,背叛了整个齐国,可是换来的,却是欺骗!!!

“我想皋狼并不是成心想要骗你,我看他的所作所为,似乎是针对赵国,你看,他当初设计劫杀你的送亲车队,分明是想挑拨齐秦两国对赵国不利。不管是你,或者换做其他什么人,当时都不过是个小棋子而已。只不过没想到,这颗棋子和下棋的人,发生了感情,结果,棋手就为了这颗棋子,改变了自己的布局。”紫萝恨冷静,她身为女人,当然明白冰钰这个时候的感情。

多少年来,她不是也一直在反抗吗?只不过她反抗的是命运,她不想成为命运的棋子。所以她逃离了这盘棋。但是,她真的逃开了吗?她真的能摆脱控制自己的命运之手吗?紫萝想到这里,自嘲地摇摇头,也许她摆脱了这个世界上大部分女子的命运,可是,却依然摆脱不了棋盘法则的力量。

“师父,我要走了。”冰钰没有流泪,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苍白的脸庞,修长的身躯,就象被千年寒冰雕刻成的一尊美女像。

“也好,我陪你一起吧,我们去塞外。”紫萝没有多说话,只是默默地帮着冰钰收拾行李。

冰钰看着师父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折好,她忽然走上去,把那件紫色的衣衫还有一套胡服取了出来,放到桌上。盯着那两件衣衫,冰钰彷佛又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到皋狼的时候,他那一瞬间被惊艳的眼神,还有冰钰换上胡服的时候,他发出的啧啧赞赏之声……冰钰眼睛一闭,把所有的回忆都赶出了脑海,轻轻挥出剑,衣服从中间被斩断……

朦胧的夜色中,两个骑着马的女子,留下的背影,是那样的孤单,但是又是那样的骄傲……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,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慨当以康,忧思难忘,何以解忧、何以解忧……

皋狼回到马场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时分,他推开房门,看到的正是已经被冰钰斩成两段的衣衫,空空的房间,佳人已逝,暗香尤存。皋狼抚着胸口,已经愈合的剑疤忽然崩裂,鲜血染红了衣襟…… 
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