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十六章 贾岸和寅阳

发布日期:2008-12-13  浏览次数:5440

    洛丘决战略带些诡异地落了下了大幕。冯商的突然收兵,也让贾岸对其真实目的产生了极大的怀疑。当时的战场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,楚齐两方都有获胜的可能。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冯商却突然不打了,他究竟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?

而当楚国的援军到达之后,贾岸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带兵的居然是自己的政敌寅阳?

如果说楚国有谁最让贾岸看不起的话,那一定就是这个寅阳莫属了。在贾岸眼里的寅阳,无能,虚伪,除了拍马屁外,根本什么都不懂。偏偏又妒贤嫉能,最会挑拨是非。国王在齐楚决战的关键时刻,把这样一个自己的政敌派来究竟是什么意思?

但看到贾岸的寅阳,却是显得亲热无比的样子,他恭恭敬敬的给贾岸问了声好,说道:

“恭喜将军,贺喜将军,北伐征莒,大获成功。洛丘之战,歼敌无数,使我楚国声威大振,诸侯无有敢正眼看者……”

“洛丘之战还没有胜利!”贾岸却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寅阳的话,阴沉着一张脸说道:“对面还有几万齐国的大军,冯商还在那殚精竭虑,谋划着怎样把我大楚的雄兵歼灭在此!寅阳大夫未免对战局过于乐观了!”

寅阳微微笑了下,贾岸的态度似乎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,他自顾自在贾岸面前坐了下来:

“将军,依寅阳看来,只要有将军指挥着我们大楚的军队,楚军将士上下一心,心里想着国君正在后面看着他们,无有不军心振奋者。一个齐国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贾岸冷笑了下:“如果心里想着国君,就能够打胜仗的话,那还要我们这些将军做什么?只要让大王亲自到来也就是了……”

说到这,贾岸猛然收住了口,他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。自己心中就算对面前的这个无耻小人有再多的不满,也断然不能拿国君来说事。

果然,刚才还微笑着的寅阳一下收住了笑意,眼睛像毒蛇看到猎物一般死死地盯着贾岸:

“将军,这话未免说得有些过了。寅阳在想,如果大王听到了这样的话,心里会做何感想?将军虽然有大功于我楚国,但寅阳想也不该如此肆意妄为吧?”

贾岸鼻子里冷哼了两声,干脆闭上了眼睛,懒得再去理面前这人。

“不过将军尽管放心,这些话大王是绝对不会听到的。”笑容忽尔间又回到了寅阳的脸上,他不紧不慢地说道:

“不过,大王让我问将军一件事,在离开国都的时候,大王要将军做两件事,一件是灭了狂妄无知的莒国,这件将军是做到了。另外一件,是将夏息和己午带到大王的面前,大王很想知道,他什么时候能见到这两个人?”

贾岸的眼皮甚至都没有抬一下:“当日莒国城破的时候,城内一片混乱,夏息和己午趁乱逃走,我已命令滦景明带兵追击,相信很快大王就可以看到了……”

“这样最好,这样最好。”寅阳干笑了两声,缓缓站起了身:“我在来的路上,曾经听别人说过,贾岸将军生平最大的愿望,就是抱着夏息姑娘坐在莒国的大殿之上。那些人还说什么夏息其实已经被将军给藏了起来,我是一点也不相信的,想来这都是别有用心之徒挑拨将军和大王的关系。

不过将军,话虽如此,夏息和己午还是要尽早抓到。大王已经下令,派寅阳来协助将军一起抓捕夏息和己午,如果将军不在意的话,请在晚上之前将滦景明与将军的通信,联络方式送到寅阳这里来,寅阳恭候将军佳音!”

说完,他哈哈笑了两声,拜了一拜,转身离开了军营。

“小人,无耻的小人!”

他才一走,贾岸猛然睁开了眼睛,愤怒地击打着面前案几,大声骂道:“他算是个什么东西,他凭什么来命令我?狗,他不过就是一条狗而已!”

“将军,干脆把他轰走就是了,还理他做甚!”贾岸的部下龙至一样愤愤不平地道:“我等在疆场上浴血厮杀,他却在大王那拨弄是非,这样岂不是寒了将士们的心?若是将军心里有所顾忌的话,龙至不才,愿意帮将军去做这事!”

贾岸愣了一会,颓然叹了口气:“现在我军与齐军交战正紧,这个时候把寅阳赶了回去,只怕对我们更加不利。算了,这事先放一放吧。对了,滦景明那有消息了没有?”

“最后一次为我们送来消息还是在三天前了。”龙至上前一步低声说道:“据说燕朔和消息已经逃到了居闲城,那里是鲁国的地方,滦景明不好公然进去,他已经精心挑选了几名手下,秘密进入了居闲城。燕朔身复重伤,想来也逃不到哪去的。不过听说,鲁国的公子姬显也出现在了居闲城。”

“哦?他去那做什么?”

贾岸一听之下紧紧皱起了眉头,像是陷入到了一个很难解开的谜团之中。

“我倒认为将军不必过滤,据我所知,公子姬显不过是个不学无术之人而已,以滦景明的精明,姬显掀不起什么大的风浪……”

“不要小看了鲁国人啊。”贾岸摆摆手打断了部下的话:

“那些鲁国人仗着自己姓姬,素来以周室正统自居,向来不把其它诸侯放在眼里。这些年虽然没落了,但却依然没有什么国家敢对其大动干戈,这里就有很大的问题了。鲁国的几代国君,都不是什么善主,为了稳固自己的权利。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来?

那个鲁国的国君姬嘉,看起来整日沉迷于歌舞之中,也不太喜欢管理朝政,可是自从他当上鲁国国君之后,你见鲁国出过什么大乱子吗?没有,相反,鲁国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。

人人都说姬嘉不是个好的国君,嘿嘿,我看这些人都瞎了眼。当年公子鄙,处罚国法,和雍绶势如水火,结果姬嘉却一手废了自己的儿子。这样的人,你能说他昏聩无能?这样的人,你能对他有半分的小视?”

“这事属下也听说过。”龙至点了点头:“当时谁也想不到他居然真的对自己的亲儿子下了手,实在有些残忍了。自古刑不上大夫,何况一个公子?”

“残忍?”贾岸冷笑了一声:“不,你错了,他不是残忍,而是他知道,为了鲁国,他必须要这么做,哪怕自己心里有再大的不舍。如果……”

说到这他压低了声音:“如果我们的大王能够像姬嘉一样,那我大楚何愁不能重新称霸于诸侯?可惜,可惜大王却用了寅阳这样的人。”

这话倒提醒了龙至:“将军,寅阳要的有关滦景明的消息怎么办?”

“随便弄些给他,但有关重要方面的事,绝对不能交给这个人。”贾岸想也未想就道:“滦景明身上的责任重大,绝对不能出任何的问题。你再派个人去通知滦景明,从现在开始,除了我以外,任何人的命令他都不必听,哪怕是有人告诉他,这是大王对他下的命令…..”

他一边说,龙至一边点头。但这个时候的龙至,心里却对将军产生了一些担忧。万一被大王知道的话,以大王的性格,又会怎么对待将军?

他听到贾岸轻轻叹了口气,说道:

“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,可为了咱们大楚,我也顾不得许多了。去吧,去吧,我只希望滦景明不要辜负我的期望!”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