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二十九章 黑幕(下)

发布日期:2008-12-29  浏览次数:6974

直挺挺地跪在那的贾岸说道:“上大夫,鲒风,你们请听我说。现在天下形势对我楚国非常不利,齐人大军囤积爻城,随时都可能反攻。我手下的楚军将士,,最是骁勇善战,但人人脾气暴躁,不服外人管教。若是我和鲒风将军一同被押解到都邑,那些士兵必乱,只怕会引起一场大乱。而若到了这个时候,齐军趁机反扑过来,我军如何抵挡?贾岸生死事小,但我大元楚的安危事大啊。安彤,大人,就当贾岸最后求你一次,请无论如何留下鲒风将军吧,否则囫元关危矣,我楚军危矣!”

说完他“通通”地磕着头,一边鲒风早已是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。安彤心中大是感动,这样的将军才是楚国需要的,从来不为自己考虑,只为朝廷考虑。这样的将军,就算有什么罪过,但他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在大王面前为他留下条性命。

“起来,起来。”安彤扶起了不断磕头地贾岸,咬着牙道:“我就是拼着这条老命不要了,也不能让你说的情况出现。这样,鲒风,你就留在这吧,掌管好那些楚国士兵,等到了都邑后,我会在大王那说明情况的。”

贾岸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对安彤说道:“上大夫,谢谢你,我还想对鲒风说几句私话,可以吗?”

安彤已经做到了这一步,没有什么不能答应的了。他点了点头,走了出去。

 “鲒风,不要哭,楚国勇士是不流泪的。”贾岸拉起了鲒风,说道:“事情已经到了这一地步,寅阳必然想致我于死地,我这一去只怕是回不来了,但楚军却是我们的希望,不能让它交给其他人掌握。等我走后,你立刻修书一封,派快马赶在囚车前面,送到都邑,你要记得,那信里只管写上我的罪状,越重越好,而你则要想方设法表明自己没有参与到其中来。按照我大楚的律法,你出首告我之罪,自己非但无罪,反而有功。这样就可以留在这里,继续掌握着楚军了……”

“不!”鲒风大声吼道:“别说您没有罪,就算真的有罪,让我鲒风出卖自己的将军,这样的事,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做的!”

“鲒风,你冷静一些。”贾岸平静地说道:“既然事情已经发生,无法逆转了,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损失降低到最小呢?是我贾岸一人的性命重要,还是几万楚军重要?其实我大不了一死而已,可你,却也许要一辈子背负着出卖上司的骂名,这样的活法,会比死了更加痛苦万分。鲒风,为了楚军,为了大楚国,好好地活下去吧。”

鲒风用力地点着头,眼泪一颗颗地落了下来。将军为了楚军,为了楚国,当真是付出了自己的全部,精力、家产,甚至到了生命……既然将军能够付出这些,为什么自己不能遵从将军的话,在屈辱中活下来呢……

当贾岸慢慢走出大帐的时候,他发现大帐外已经密密麻麻地聚满了士兵,他微微笑了下,用平静的语气对这些部下说道:

“大王召我们几个人去都邑,为的是要协助朝廷调查一件案子,可能没几天我就会回来了……当然,也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……但不管我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们都得记着,你们是楚国人中的勇士,是我大楚的士兵,所以你们不许耍性子,不许在军中闹事。一切都要服从你们新任将军的命令。从现在开始,鲒风将军将带着你们继续训练,继续和齐人战斗。哪怕我有一天死了,鲒风将军也永远是你们的将军,我就是他他,他就是我。我贾岸在这里谢谢兄弟们了!”

说完,他对着楚军的士兵们,直直地跪了下去……

“将军!”那些士兵们一齐跪了下来。

一边的安彤看得老泪纵横,如果放着这样的将军,这样的士兵在战场上,大楚国的强大就一定会有希望的。

贾岸微笑着站了起来,在士兵们的注视下,慢慢走出了军营。在外面,他看到了十几辆囚车一字排开。贾岸无限留恋地回头对军营又看了一眼,然后从容地登上了囚车……

……

将军贾岸被罢免官职,押解到都邑问罪的消息,迅速传遍了天下。楚国军中的将领人人自危,连功勋如此卓著贾岸都被抓了,究竟在朝廷里发生了什么事情?

而被押解到都邑的贾岸,甚至连楚王的面都没有见到,就被送到了大牢,由子牙亲自负责审理这一案件。

在大牢里,不管子牙用尽了各种办法,贾岸始终只肯承认自己的确和齐军做过交易,买过他们的粮食,但这是当时军中实在没有办法才出的下策。而对于指证他的其它罪行,贾岸一概予以否认。就算子牙把那些证人的亲笔供状放到了贾岸的面前,他也懒得一看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场斗争也在楚国朝廷里展开。一心想要搭救贾岸的安彤,几次上书楚王,请求楚王指派包括自己在内的几位大臣共同审理贾岸之案,一个楚国的将军,怎么可以交到一个小人的手里单独审理?

而在楚国朝廷里寅阳的党羽,则坚决反对,他们认为安彤和贾岸的关系非同一般,要是他加入到了审理之中,想必最后出来的结果大家都说不清楚。

楚王也就着这件事情考虑了很久,他觉得两方的话都有道理。不管怎么说,贾岸毕竟是为楚国立下过大功的将军,如果不能证据确凿的给他定个罪名的话,自己脸上也不好看。最后,楚王指派安彤、熊其和子牙三人一起审理贾岸之案。

匆匆来到大牢的安彤,在第一时间就提审了贾岸,当他看到被狱卒从牢房里拖出来的贾岸,浑身上下鲜血淋漓,几乎没有一块好肉的时候,眼泪当场就流了下来。

“子牙,你这个混蛋,谁允许你这么私自用刑的?”安彤怒气冲冲地指着子牙的鼻子说道: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他是我楚国的大将军,你只是一条狗,你有什么资格对楚国的大将军用刑!”

“他已经不是将军了,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犯人。”子牙冷冷地说道:“我也不是狗,我是大王亲自任命来审讯贾岸的。”

看到子牙受辱,熊其在一边不阴不阳地说道:“上大夫,来到这里的都是犯人,要想得到口供可都得这样。难道因为您和贾岸有特殊的关系,就可以破例了吗?”

安彤狠狠地瞪着这两个人,把口气咽回到了肚子之中。现在为了贾岸,不是发作的时候,万一熊其这些人又在大王那参上一本,只怕自己将无法再加入到审理之中。

这一次的审讯,几乎用了整整一天。当着安彤的面,子牙几乎把这的每一种刑罚都在贾岸身上用了一遍。安彤看得面色惨白,心中滴血。他的眼睛里喷射出像要杀人的目光,死死地看着冷酷无情的子牙和得意洋洋的寅阳。

贾岸也倔强得可以,每次从昏迷中醒来的他,什么话也不说,只是吃力地摇着头,否认一切对他的指控,有的时候,他居然还会对安彤笑上一笑……

一连几天的审讯依旧一无所获,安彤数次面见楚王,苦苦为贾岸求情,而根据熊其得到的消息,大王很有可能已经被安彤劝说得有些动心了,因此严令子牙不惜一切代价,也一定要撬开贾岸的嘴。

其实不管是楚王,还是子牙或者熊其,他们最为关心的,并不是贾岸和齐国人做了什么交易,而是那个踪迹不见的夏息和己午,现在究竟是不是落在了贾岸的手里!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