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三十章 围杀

发布日期:2008-12-30  浏览次数:4741

八月初三,天色阴沉得让热害怕,远处的天空隐隐的传来几声闷雷,一场暴雨很快就会落下,路上的行人加快了脚步,都在想着尽早的回到自己家中,躲开这烦人的暴雨。

但就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,都护却带着夏息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居闲城。那些匆匆从身边走过的行人,都户好像完全没有看到一样。他的脸色,看起来有些阴沉。因为,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,在居闲城,他将会面临什么……

当他带着夏息走进一家小酒馆的时候,他发现酒馆里的人似乎对自己有些敌视。其实自从居闲城的鲁人所敬爱的雍绶大人遇刺后,这里的鲁人便开始极度地排斥起外来者来。

都护并没有在意这些,在酒馆老板充满了敌意的目光中,他在角落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。

奇怪的是,酒馆里今天的人不少,总有十来个人,分坐在几处,安静地喝酒吃菜。对于都护和夏息的进入,好像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般。

“都护大哥,好像,我总觉得今天有什么事情要发生......”夏息似乎也预示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即将发生,身子悄悄往里缩了一缩。

“我是血脉的人,没有人敢碰我们。”都护冷冷地笑了一下,并在在意的从木盆了盛了一勺子酒,送到嘴里说道:

“我们的人早就已经进入了居闲城,只要他们敢有任何的动作,他们,所有的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。只是,夏息,你身上的秘密实在太过于重大了,万一,万一一个不慎,你落到了那些人的手里,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......”

夏息的脸色也变得紧张了起来,现在的她,没有燕朔在她的身边,唯一能够信任的,也只有面前这个瘸着一条腿的大哥了:

“都护大哥,你说,我应该怎么办?我全部都听你的。只是,只是父亲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这个秘密,我和已午,对这事根本就一无所知......”

都护皱了皱眉头:“你的父亲,莒国的国君有没有给过你什么信物之类的东西?”

“有!”夏息一下叫了出来,在都护严厉的目光中,她这才醒悟到自己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,夏息赶紧压低了声音,说道:

“父亲曾经给过我一个玉佩,说他除了我和已午外,最宝贵的东西就只有这个了。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,他就让我天天戴在身上,一刻也不能离身。”

都护的眼中露出了兴奋的光彩,还没有等他开口,夏息已经向周围看了看,然后从脖子里解下了一块玉佩,交到了都护的手里。

拿着玉佩,都护反而怔了一下,他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女孩子竟然如此全身心地信赖着自己,那么重要的东西,竟然毫不迟疑地就交到了自己的手中。

都护忽然觉得有些感动,被人信任的感觉,毕竟是很不错的。他张了张嘴,想对夏息说些什么,但终究还是咽回了肚子里。

手中的玉佩有种温润的感觉在手心里散开,都护仔细看了看,却一点异样也没有看出。这就是那个秘密吗?可看起来,这块玉佩虽然名贵,但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。

还没有等都护仔细研究,忽然酒馆里那十几个人慢慢地向都护和夏息围了过来。

都护霍然变色,将玉佩放到了自己的怀里,然后紧紧地抓住了手边的剑。

“都护,血脉。哈哈,本公子久慕大名,今日终究得见,实在是幸运得很啊!”

笑声中,一个穿着华丽的贵公子,已经在十几个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,一见到这人,酒馆里原先的那些人,迅速散了开来,将都护和夏息牢牢地围在了当中。

这时,外面响起了几声响亮的炸雷,接着,瓢泼大雨就落了下来。雷声、风声、雨声交织在一起,让这小而破败的酒馆,忽然就有了一份诡异......

都护不知道这个公子是谁,但他很快就认出了站在这位公子身边的人,都护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,冷声对那人说道:

“滦景明,你居然也在这里,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!”

“我当然知道你是谁,‘血脉’中大名鼎鼎的都护。”滦景明微笑着说道,他的神色里看不到任何一点的害怕:

“如果出了居闲城的话,我当然不敢这么冒犯你,可是现在不一样了,这里是居闲城,是鲁国的地方,而我身边的,就是鲁国的公子姬显......”

都护愣了一下,就听到姬显笑道:“除了我,还有齐国的庄卢废庄先生,加上楚国的使者,你的老朋友滦景明滦先生,鲁、齐、楚三国的人都已经在这里了。都护,难道你以为血脉真的可以和我们三个作对吗?”

都护冷笑着看着他们,忽然嘴里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呼哨,但这呼哨声很快就被风雨声所淹没,让都护失望的是,他并没有等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。

“在找接应你的人吗?”公子姬显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起来:“可惜,都护先生,你想要看到的援兵,已经看不到了......”

他说着拍了拍手,很快,几具血淋淋的尸体就被送到了酒馆之中,送到了都护的面前。

都护的身子晃了晃,是的,他看清楚了,这几具尸体,正是自己的同伴。都护的面色慢慢阴沉了下来,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努力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:

“看来,你们真的是想和血脉为敌了,我向你们保证,你们将遭受到最惨烈的报复......”

还没有等他说完,姬显已经微笑着说道:“杀了他,把他怀里的那块玉佩和边上的女人,送到我的面前来。”

话音一落,酒馆中的十几个杀手铜剑出鞘,早已凶猛地向都护刺去。

看起来行动不便的都护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将夏息往后一拉,手中长剑迅捷无比的刺向了冲得最近的人,那杀手发出一声惨呼,转眼之间便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这个瘸子的身手,出人意料的敏捷,完全不像一个身手残疾的人。还没有多少时候,已经有五个杀手被他刺倒在了剑下。

“看来血脉那么嚣张,果然有他们的道理。”看着剑光血影的现场,姬显轻轻叹息了一声:“一个瘸子,居然那么多人都拿他不下,如果不是我们早有准备,只怕......”

“可惜他终究是个瘸子。”庄卢废微笑着说道:“他的动作已经越来越迟缓了,他的转动也没有一开始时灵活了,很快,他的身上就将出现几道伤口......”

庄卢废话音未落,场上的情景已经完全印证了他的判断。都护的身子晃了下,左臂已经挨了一剑,鲜血飞溅之中,都护嗓子里发出了一声低吼,完全就如同拼命一般揉身扑向了面前的敌人。

所有的人都看得出都护完全不要性命了,但所有的人更加清楚地看到,都护的精力和体力,随着时间地推移,正在一分一秒地流逝。他的动作,已经失去了先前的敏捷,他挥剑的动作,也完全没有了当初的凶猛......

都护忽然发出了一声叹息,大叫了声:“住手”!

“早些这样多好?”姬显满意地笑道:“都停下,我们的都护先生不想打了。”

都护扔下了手中的剑,苦涩地笑了下“是的,我不想打了,因为这样打下去毫无意义,其实,你们并不知道,我是......”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