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玩家互动 > 小说连载
 

第六章 血脉和流水

发布日期:2008-12-03  浏览次数:13041

    “你就这么答应他了?”

当瘸子都护离开之后,夏息轻轻地问道:“他所说的那个什么‘血脉’,如果你加入的话,他们一定会让你做许多你根本就不愿意做的事……”

燕朔并没有回答她,只是闭上了眼睛。

他以前从来也没有听说过什么“血脉”,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?真的和都护所说的一样,那么的庞大而无所不能吗?

滦景明似乎比自己知道更多的事情。当他见到瘸子都护之后,所表现出来的害怕,很难让燕朔想像这是滦景明的反应。

抬头正好看到了夏息在看着自己,他微微叹息了下。他只能答应都护的要求,不管血脉对自己有什么样的企图。从这到鲁国,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,自己已经受了重伤,要想凭借一己之力,和强大的楚国为敌,安全地护送夏息到鲁国,看起来似乎是无法完成的任务。

“不知道己午怎么样了……”夏息见燕朔没有回答自己,幽幽地说道:“他还只是个五岁的孩子,我,我真的担心他会出什么事……”

“屠墨保护着他,不会有事的。”燕朔勉强笑了一下。

“可是屠墨,他,他看起来……”

“看起来很粗鲁,是吗?”燕朔这次是真的笑了:“所有的人看他都觉得这人粗鲁,只会凭借着蛮力做事,可是所有的人都看错他了……他比任何人都要聪明,有他保护着己午,远远比我保护着你要安全许多……”

整整十几天的时间,燕朔就只能这么躺在床上,瘸子都护的药的确有效,再加上夏息的精心呵护,燕朔的伤势很快的在愈合着。

这些日子也真的难为了夏息。莒国虽然是个小国,但夏息终究是公主的身份。但她却好像根本就不看重这样的身份,服侍燕朔似乎是她最愿意做的事情。

亡国之恨,加上弟弟的生死不知,让夏息看起来是那样的忧伤,只有在见到燕朔的时候,夏息的脸上才会露出孩子般天真的笑容。

燕朔知道这位公主心里应该是有一些喜欢自己。但他清楚自己和夏息之间身份的差距。再如何受到国君的青睐,他也终究是个做臣子的。而夏息,却是国君的女儿,是未来鲁国国君的妻子。他们之间,永远隔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……

十七天后,燕朔勉强可以下床了。在夏息的搀扶下,他来到了院子当中。久违的阳光铺洒在身上,有着说不出的舒适。燕朔想伸个懒腰,可才一举起手,刚刚开始愈合的伤口又疼痛得让他裂开了嘴。

“哪有那么快就好的。”夏息抿嘴笑了起来:“都护说了,最少还有三十天以上,你才能正常地活动。”

燕朔揉着鼻子苦笑了下:“都护呢,他这些天都在做些什么?”

“他?他这些日子真的很辛苦。”夏息有些感动地说道:“他每天都要帮你换药,为了不让人发现你在这,他常常只能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出去找药,然后到了中午时候才能回来。据他说,现在楚国的人到处都在那找你……”

燕朔眉毛扬了扬,叹息了一声:“那真的是辛苦他了……”

话音才落,忽然见到都护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,神色间有些慌张的样子,一见到燕朔正站在院子中间,稍稍愣了愣,语带急切地说道:

“这里不能再久留了,方才我看到大批的神秘人出现在了这一带附近,我担心他们就是来追杀你的,今天,对,今天必须离开这里……”

“血脉也对付不了吗?”燕朔狐疑地问道。

“血脉是个很强大的组织,但就算是老虎也有它的敌人。”都护正色说道:

“血脉也同样有一个最大的敌人,叫‘流水’,它们和流水一样无处不在。我们的任务,只是保护着莒国的秘密,但流水,却根本没有任何原则性可言!”

他稍稍停顿了下,眼睛里随后流露出了一种愤怒:

“你知道当年的智伯瑶是怎么死的吗?以智伯瑶的勇猛和智慧,真的会被赵毋恤、魏驹、韩虎这三个小人杀死吗?不,如果没有流水的帮忙,他们根本伤害不到智伯瑶的一根毫毛。如果没有流水的帮忙,死的一定会是这三个小人!”

夏息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呼。燕朔镇静地听着,但心里的震惊却并不比夏息少多少。

一向称为中原霸主的晋国,到后来国君的权力衰落,实权由六家大夫把持。他们各有各的地盘和武装,互相攻打。后来有两家被打散了,还剩下智家、赵家、韩家、魏家。这四家中,又以智家的势力最大。

为了独霸晋国所有的势力,智家的智伯瑶自己率领中军,韩家的军队担任右路,魏家的军队担任左路,三队人马直奔赵家。

赵襄子赵毋恤自知寡不敌众,就带着赵家兵马退守晋阳。

没有多少日子,智伯瑶率领的三家人马已经把晋阳城团团围住。赵襄子吩咐将士们坚决守城,不许交战。逢到三家兵士攻城的时候,城头上箭好像飞蝗似的落下来,使三家人马没法前进一步。

晋阳城凭着弓箭死守了两年多。三家兵马始终没有能把它攻下来。

后来赵襄子派张孟谈偷偷地出城,先找到了韩康子韩虎,再找到魏桓子魏驹,约他们反过来一起攻打智伯瑶。韩、魏两家正在犹豫,经张孟谈一说,很快都同意了这个建议。

第二天夜里,过了三更,智伯瑶正在自己的营里睡着,猛然间听见一片喊杀的声音。他连忙从卧榻上爬起来,发现衣裳和被子全湿了,再定睛一看,兵营里全是水。他开始还以为大概是堤坝决口,大水灌到自己营里来了,赶紧叫兵士们去抢修。

但是不一会,水势越来越大,把兵营全淹了。智伯瑶正在惊慌不定,一霎时,四面八方响起了战鼓。赵、韩、魏三家的士兵驾着小船、木筏一齐冲杀过来。智家的兵士,被砍死的和淹死在水里的不计其数。智伯瑶全军覆没,他自己也被三家的人马逮住杀了。

现在听都护说来,事情的经过却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。智伯瑶不是死在赵、韩、魏三家手里,而是毁在了那个什么“流水”的组织手中。

都护脸上的愤怒愈发地浓郁起来,他几乎是在那咬着牙齿说道:

“那个张孟谈就是‘流水’的人,他们也一样知道莒国有一个天大的秘密,所以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得到夏息的。这次我们出手救你,已经被楚国国君记恨在心,正在以贾岸为大将,出动两千兵马四处围剿血脉。血脉暂时没有力量来帮助我们,所以现在一切,就只能靠我们三个人度过面前的难关了……”

“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燕朔平静地问道。

“只有一个办法。”都护想也未想就答道:“他们现在正在调度安排,很快就会摸清楚这里的状况。但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在今天夜里就开始突围。要想顺利地冲出去,只有杀他们个措手不及。我已经有了个计划……

今天夜里的时候,我和你中的一个人,发出响动,将对手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住。而剩的那个人,正可以带着夏息突围。只是,吸引对手注意力的这个人,一定会承担相当的,相当大的风险……”

“我去吧。”还没有等都护说完,燕朔已经淡淡笑了下:“你的腿脚行动不方便,我对这里又人生地疏的,这任务就交给我吧!”

原创官方网站: fh2.18day.com
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
 

娴欏叕缃戝畨澶?33010602007471鍙?/p>